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704|回复: 9

[户外轶事] 最近想明白了一些法律问题,也动摇了我的自由主义观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7:2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lackHeart 于 2017-10-8 22:14 编辑

高空坠物责任,在查不清责任人的情况下由全楼有嫌疑住户分担赔偿责任,这种案例十几年前开始有,后来比较多了。当时我的看法:肯定是一个西方引进的东西,纳税人意识过强,并不复合中国人的习惯思维方式,不如直接按我的社会主义思维方式由国家赔偿省事。刚才去学习了一下,的确是欧洲引进的,我没猜错。国内法律界不敢搞创新,否则会被骂死。注意这种事和酒骑案不同,其他住户没机会劝阻肇事者干坏事。
通过最近的争论我开始明白法律制定者的用意了,关键是这能提高民众的社会责任感啊。平时看到一些人从楼上扔东西,事不关己不举报追究的是多数吧,就算知道哪家邻居扔东西砸到了人或者有破案线索,很多人还是会选择沉默,这样的民众的确需要教化啊。当然这种判决会冤枉不少人,但国家赔偿也一样是冤枉所有纳税人,没有绝对公平。对肇事者和未来可能的其他肇事者来说,全楼赔偿也让他们知道下次不能这么干了,而邻居是最有可能平时就发现肇事者的恶习的,有可能防患于未然,如果民众能够通过案例明白自己平时的社会责任,这对我自己的安全有好处。
当然我自己也可能被这种法律冤枉,我一直认为损失一点钱财不是大事,可能被砸和可能被罚这两害相比,头脑正常的人都能明白轻重。被法律判决赔偿,和我自己认捐比,只要金额一样我认为一点区别都没有。很多人说可以捐但不能判,显然是个没人会信的笑话。这么多年来,户外意外我只捐过一次几百块钱,因为我曾经参加过一次遇难者作为副领队的活动,并且他出事和他的救人行为有关。大家有没有这些年户外意外的捐款数据?队友一般捐多少?我看能捐几千的极少,不捐的更多吧!
当今的民众普遍喜欢藐视权威,比如说“砖家”一词出现的频率比“专家”高很多倍,然而如果拿出高中数理化生物考卷了,这些人几乎就没有能及格的,绝大多数成绩比小学生去考还要低接近零蛋。其实除了一些被记者断章取义的情况,绝大多数情况下听专家的没错。从科学素质讲,民众也需要被精英们领导啊。我的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观念一点点的被民众的言论打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17: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法律的人对法律有他们的理解体会,前法律人士沈彬的说法:
法律是一种魅术,只是让结果可接受
老实说,楼下有人莫名被砸死了,突然要求楼上的我拿出几万块钱来“补偿”,我也觉得不爽。为什么你的不幸,要由我这个没有做出任何损害行为的人赔偿呢?
怎么向大家解释“连坐条款”的合理性呢?最简单的做法,按法学院民法考试的简答题那样——试论高空坠物适用“推定过错责任”的合理性?搁置物、悬挂物适用特殊侵权规则;“公平责任”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
但我相信这还没有说服你。不妨站到一个更高的维度来理解一下法律的作用,就豁然开朗了。
其实,法律就是一种魅术,通过一套复杂的法律术语、原则、文本、学说、判例,通过这种巫术来呼唤正义,抚慰灵魂。让你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它不必然带来“正义”,而是带来一种大多数人对于正义的“接受”。“原告就被告”“谁主张,谁举证”“法无明文不定罪”“单独海损不赔”这些听起来朗朗上口、不正自明,貌似口含天宪,其实都是“咒语”,其本身的合理性也不是不可以怀疑的。
人类设置,并且普遍接受这套法治“咒语”体系,并不是因为它必然带来公正,而是能简单地解决问题,判定是非。它可以把社会矛盾转化为法律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解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僵局。这个就叫“定分止争”。
从这个角度说,不要把现行法律“神圣化”、教条化,法律只是提供了若干种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它并不是标准答案,更不是唯一的答案。“连坐条款”之所以在2009年被写进《侵权责任法》,就是因为之前无法可依,被高空坠物砸死的人和家属,受到严重的伤害,需要得到安抚和物质帮助;如果没有这个法律存在,死者不会灵魂安宁,社会秩序就不会得到修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8: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海豹 于 2017-10-8 18:33 编辑

原标题:14岁驴友小温莒溪大峡谷死亡获最终赔偿

转自:网易旅游频道


http://travel.163.com/14/0619/12/9V3R8B8300063JSA.html





今年3月,小温的爸爸向苍南法院递交诉状,对最后离开小温的徐某、领队吴某等同行的6名驴友提起诉讼,认为6被告对孩子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临时监护义务、积极搜救义务,但都没有尽到,应对小温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索赔115.9865万元。

    去年6月23日,14岁小驴友小温,和母亲等7个大人一起穿越莒溪大峡谷。期间小温与母亲分散,与母亲的一位男性朋友同行,继而失踪。

  当地上千人次参与搜救。最终,在小温失踪126天后,他的遗骸在石头夹缝中被发现。

  今年5月苍南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昨天中午11点50分,温州苍南法院公开宣判:小温父母对小温遇难承担75%的责任,与小温最后待在一起的徐某转承担13%责任,穿越活动组织者吴某承担8%责任,另2名驴友各承担2%。最后2名驴友无责。

    法院认定,总计赔偿金额为77万多元,4名驴友承担19.25万元,还要给出1.25万元的精神赔偿。两项总计赔偿20.5万元。

  之所以判定四名驴友承担责任,法院解释,本案活动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的“其他社会活动”的一种,依据法律规定,活动参与人均应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

  同行驴友

  各自责任怎么界定

  为何小温爸妈负主责?

  户外探险运动具有较高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不适合未成年人参加。小温在死亡时年龄为十二周岁,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原告小温父母,作为孩子法定监护人,应履行监护职责。虽然在不违背法律规定的情况下,监护人可以将监护职责部分或全部委托他人,但监护人的监护职责并不因监护权临时转移而免除。

  此案中,小温父母,应知晓户外活动存在风险,却过于自信,是导致悲剧的主要原因,对此具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

    最后离开孩子的徐某甲为什么要承担13%的责任?

  两队分开穿越水库时,徐某甲作为原告小温妈妈的朋友,在小温妈妈与其他队员并不熟悉的情况下,按日常生活经验及惯例,应视为小温妈妈将监护职责委托其代为行使。

  事实上,分队后徐某甲一路照顾小温,并随之掉队,确已担负起监护职责。但在徐某甲与小温迷路后,徐某甲未充分预见自身及小温面临的险境,对小温没有尽到充分的保护义务,属于监护管理不力,对造成小温的死亡具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活动发起人为什么承担8%的责任?

  被告吴某是涉案户外活动发起人。作为具备一定户外活动经验的“驴头”,相对其他成员应更为了解户外活动的危险性,并负有合理限度范围内对活动成员的安全保障义务。

  但吴某明知小温系未成年人却没阻止,而且与小温分散后,也没有充分认识到未成年人的安全问题,更没有第一时间尽力寻找机会重新会合,主观上有疏忽大意和轻信避免的过失,对小温的死亡后果具有过错,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李某和徐乙为什么承担2%的责任?

  同行驴友李某、徐某乙,在徐某甲、小温走散之后,应清楚在当时的环境下,徐某甲、小温面临的危险处境。但两人与发起人吴某没有尽自己所能返回或原地等待会合,而是放任徐某甲只身携带未成年人小温置身于陌生和未知环境之中,主观上没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故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为什么陆某和姜某不承担责任?

  同行驴友陆某、姜某,在小温母亲与孩子分开后,与小温没处于一队,故对小温没有临时监护职责和义务。且他俩行为也没超出合理限度范围。原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俩对小温的死亡存有过错。故不承担责任。

  赔偿金数额怎么定
  
    死亡赔偿金:因小温户籍性质是非农业家庭户,赔偿标准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以20年计算,确定为757020元。

  丧葬费:按本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因法庭辩论终结时上一年度标准尚未公布,故按2012年度标准计算,确定数额为20043.50元。
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二项合计777063.50元,由原告自行承担75%,即582797.50元,被告徐甲承担13%,即101019元,被告吴某承担8%,即62165元,被告李某、徐乙各承担2%,均为15541元。

  精神赔偿:小温的死亡,给他的父母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结合各自过错程度及当地的生活水平等因素,法院认定精神赔偿金额为12500元,由被告徐甲承担6500元,被告吴某承担4000元,被告李某、徐乙各承担1000元。



------------------------------------------------------
2013年6月23日,14岁小驴友小温,和母亲等7个大人一起穿越莒溪大峡谷。期间小温与母亲分散,与母亲的一位男性朋友同行,继而失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8: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法院一审判决结果:


原告(小温家长):自行承担75%,即582797.50元,

被告徐甲(队员):承担13%,即101019元,

被告吴某(领队):承担8%,即62165元,

被告李某(队员):承担2%,即15541元,
被告徐乙(队员):承担2%,即15541元。


被告陆某(队员):无责,不承担责任

被告姜某(队员):无责,不承担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6: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科学素质讲,民众也需要被精英们领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4: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法律人士沈彬的说法:
法律是一种魅术,只是让结果可接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4: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4: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
法律就是一种魅术,
通过一套复杂的法律术语、原则、文本、学说、判例,
通过这种巫术来呼唤正义,抚慰灵魂。




让你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
它不必然带来“正义”,而是带来一种大多数人对于正义的“接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4: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疯言疯语疯版人。。。






飞越疯人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3: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公众素质够高一切都好办,但从高空坠物的案例来看,无政府主义无解啊,只能使用人治或“魅术”。
坏人今天从楼上扔一块砖头砸死一个人,然后国家赔了,或者好心人捐了,他明天又扔一个怎么办?旁边的楼也学他扔一个怎么办,混账邻居知道是谁也不会说。沈彬的文章后面跟着读者评论,一个典型看法就是警方失察所以让警方赔,很明显这就是公众素质问题啊,用什么技术手段可以侦查坠物来源?再说警方赔偿还不是我们纳税人出钱,警察的工资一毛钱不会少。
很多人对自己损失一些金钱的可能性特别激动,而对自己受到身体伤害的可能性则毫无表示,这是什么思维方式?我个人觉得,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如果不得不损失一些财物,让受害者拿到这些财物肯定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而我在网络上看到的言论,似乎很多人是宁可把财物烧了砸了也不愿意被判给受害者啊。他本来没错而你想问他要钱,那个仇恨真无法形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