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绿野户外网 返回首页

骑马漫游的个人空间 http://bbs.lvye.cn/home.php?mod=space&uid=64037&do=in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又是山花烂漫时,再向幽州古道驰——4月23日天漠至幽州散记【作者:月光猫猫】 ... .. ...

已有 534 次阅读2011-5-2 11:35 |个人分类:活动记录

  小引
    前两周看到绿野的论坛里左哥发了去鸡鸣驿的活动贴,心里甚是痒痒,因为从天漠出发的几条路线我已经基本走过,只有鸡鸣驿这条路线一直没有机会探寻,真想去看看,可是无耐那周要去外地学习参加不了。正在惋惜时,在与左哥、冰块和黛月的一次小聚中得知他们因马的问题不能成行,我当场就兴奋的拍手叫好,左哥气的说:“这小猫,太过份,还带兴灾乐祸的!”“因为我也想去呀,这回你们去不了,下回去时我就有希望一起同行了!”席间,我们聊了许多骑马中的乐事,勾起我许多的回忆,心里也更加的跃跃欲试,于是向左哥建议道:“现在山里的花开了,我们下周再走一次幽州吧!”左哥说只要有马就行。
    一
    到了下周,我从周一就开始盼着能有人发帖组织骑马去幽州,还问了左哥是否成行,可是等了两天都没有音信,而左哥在QQ上回我说想休息一周,五一上坝了。唉,没办法,大家都不去,我也别想了。可是,到了周三事有转机,突然发现左哥在绿野发了“骑马看花”的帖子,看那帖子里的旧照片,正是山野中春色盎然之景。心想,走不成长线,再去看看山中春景也好,于是马上报了名,开始期待着这次“骑马看花”的活动。
终于熬到了周五,开会回来后,马不停蹄的回家收拾东西奔向集合地点,一路与左哥、冰块谈笑风声,在途中更是汇集了薛巍、六哥、联营等各车一骠人马直奔天漠的柴锅鱼。
1130080.jpg
席间,大家的推杯换盏、豪饮阔谈更是不用多说,不管是新朋友还是老朋友,一说到骑马的事,都快乐的如同孩子般。
1130096.jpg
 
     二
     第二天清晨,一抹阳光透过没关严的窗帘射向屋内,早早的将沉睡中的我叫醒。同屋的海棠已经洗漱完毕,我看了看表,已经7点了,伸个懒腰赶紧起来收拾。拾捣完事,打开屋门,一股寒意袭面而来,虽已过谷雨气节,可这山外的风还是很冷。问了当地人,说今天可能会有小雨,但是有太阳出来就会好些。抬头看看躲在云层后的小太阳,忽隐忽现的玩着迷藏,我开始有点后悔没穿厚外衣了,但想想上马跑起来的热度,现在冷点就先忍了吧。
废话少叙,待一队18人整装上马后,我们策马奔向山谷。
1130105.jpg
 
1130113.jpg
     在刚起步的途中,感觉到今天我这马速度不会太快,但步伐很稳,也很有劲,耐力该是不错。这儿刚想夸它几句,它突然耳朵一背,向前一蹦,我大叫一声,心想不好!果然,它向从左侧超越的红酒踢去,我用力控住马僵,使它没能完全跃起,红酒的小马速度也快,它没真正踢着她们,我想万幸!正喘息间,这马又要侧身,我赶紧压住马僵,看边上又有怡冰、砂姐和六哥的马飞奔而过。得,今天这马可真够受的了,怎么有这么个坏毛病!
     在进入山谷前的一段路上,我小心观察着马的动作,好几次有人从左侧超越,它就要侧身飞踢,被我及时制止。没办法,我只好尽量将马带到左侧行驶,让大家从右侧超越,而且随时观察马的动向。就这么来来回回几次,马儿的情绪稍微缓了点,可我更是收紧了精神,生怕它再惹出事来。好在这次出行的都是老骑手,都经验丰富,不会被这种情况吓住,能加快速度跑过去,不让这马得逞。这时薛哥从后面赶上来,问到:“猫猫今儿怎么不说话了?”我心想,他们在后面一定是有说有笑的,没看到我这的狼狈象。“唉,今儿这马总踢人,我正跟它较劲呢。” 薛哥呵呵的笑着从我身边骑过。看着他们与马和谐的轻健步伐,我只能望而兴叹了。
1130103.jpg
      在上山前,大家下马调整肚带,我整理好之后,把马儿拉到马群边,又仔细看看了我这马,这马身型中等,也算是比较矫健的,眼睛够大,胸脯和四肢也很有力度。按说这样的马应该不错的,怎么品性这样差。看了一会我发现,这马耳朵有点大,心想可能是这个原因使它听到的动静大,出于胆小的本能,总是采取过激的动作进行防卫。这马,真是必须得好好调教一下才行。记得上次骑马时,也挑了一匹看着样不错的马儿,骑上后也真跑的不错,但那马就是胆子太小,太过敏感,虽然马农在它耳边挂了个铃铛,但它还是经常被一些路边的车声,田间的犬吠之声惊吓住,出奇不意的给你来个闪身。看来今天这一路,我又要加倍小心了。
1130167.jpg

    三
    今天一起骑马的人,都可以说是骑马的高手了,但是经常骑马进山的,却不多。还好我经过去年走幽州、镇边城还有坝上回京的几次锻炼,在山中穿行的经验已是不少,再加上我这马不敢让它在队伍中间走,于是
我一路在前。
    刚转上第一个山坡,前面的马就停了下来,原来是路面的大石太过光滑,前面的骑手怕马打滑,都下马牵行。可是,这坡路太窄,前面一停,后面的十多个人马就只能在又窄又陡的山坡上停留,太危险。这时急的马倌王江大声嚷“不要下马!不要下马!”,可是没办法,下马的人也上不去了。看到这情景,我也是又怕又急,向前面个人嚷到“快向前走走,太危险了!”前面几个人好不容易走过大石面,就都急着上马,可他们上马,后面又要堆在一起,我只好又叫到“拉马到前面再上马,把道让开!”还算大家给面,都到拉马到前面去上马,把过道让了开了,我也算是替大家松了口气。回头看着马队,沿着山道缓行,把山道全都占满了,前后差出了一二百米,也真是壮观!看来这在山里骑行,个人走与团队一起走真是不一样,每个人都要为大家的团队着想,才能保障整
体安全的前行。
    几道山梁转过,景色开始变化,鲜绿的小草与嫩叶伸展着枝芽,漫山的山杏花也正开的灿烂。这景色与我去年来时相仿,但更艳丽。去年来时,小草才萌芽,只是那种绒绒的绿色,山杏也只有在山阳处的几株开着花。今年天暖,同样的时间草色已是鲜亮的绿,而山阴中的杏呀梅呀的,都已经开到荼蘼。队伍间,海棠快乐歌声的唱起了起来,回荡在山间,看着漫山开遍的山花,我们所有人的心都已跟着荡漾,为着人间
 
春色而意乱情迷。
 

骑马行走在山间,望向遍野的山花,想起了白居易的那首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可能只有在这恍若桃源仙境的花海山野中,才能真正理解当年诗人在人迹罕至的大林寺庐山香炉峰上,

对于世间与出世间的感慨。

正唏嘘感慨间,我们的马队已经转过那几道土梁,走到了最险的几段路之一的大土坡处。这里没有山石,全部是土围成的山道,但中间有段路因经年雨水冲刷,道边的土墙已经倒了,道路也被各种枝槾覆盖。要想通过,只能从外侧呈45度角的土坡走过,而且这土坡走过后

又是一个大下坡,角度更陡。每次走到这我都会屏息憋气,小心翼翼,今天我们马队这么多人,我着实为大家捏了把汗。我在马倌王江的带领下,快速通过了这个土坡,到了安全地带,回头看着大队人马,真是惊险。怡冰说,左哥怎么在后面呢,他要在前面应该把这镜头拍下来,

这么险的路,真该留下个纪念。看到大家一个个顺利走下土坡,我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真要佩服我们马队的队员们,不愧为高手。

下了这道坡,就进入了山谷河涧。不过现在已经看不到河,只有大小各异的石头横亘于眼前。其实这段路最

是考验马的能力,只有马腿有力,才能在石间上下窜跃。这里也不得不赞下天漠的马,个顶个的强,不但样子好看,还能跑不惜力,而且脚力也很棒。第一次走幽州时,我就惊了,原来马能这么吃苦耐劳,现在更是赞叹马的力量。

一队人马在山涧中走不多远,

就到了另一处险地----天梯,这里也被称作十八盘。因为从这边山涧上来,下到另一山谷之中这是必经之地,而山体相当的陡峭,人们只好在不高的山上开凿出这么一条之字回转的道路,而回转的角度几乎都在60度以下。人不能骑马下山,只能牵马小心下山,要是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是人马滑落,那

么重的马要是砸到人身上,后果不堪。有人为省事直接放马,让它自己走下去,可是这更危险,要是马不从路上走,直接跳下去,就有可能卡在山道边的树上,那就麻烦了,而且马也

容易受伤。于是大家走到这都自觉下马,牵马鱼贯而下,不多时,都安全到达山下。

下了山继续前行,这边的山谷路面开阔了许多,山花开的也更是灿烂。而且不再是远

远望去的观花,而是触手可得的赏花

尝花。赏花,是因为可以在马背上走近花枝,看到那伸展的花朵,点数花间的蕊心;尝花,是因为骑马经过横在路中间的花蔓,

一不留神就会碰乱花技,将花瓣撒落一身。自然之美,就是如此迷人。

骑马观花大半天,光顾着看花,不觉已是正午十分。这时左哥也带着大家来到了

他们预先设想的那间羊倌的房前。这里地面空阔,各色山花更是围绕周边,正是野餐的好地方。大家各自翻出罐头

火腿、面包烧饼,还有联营和六哥FB的加热米饭,尽情的在如画风景中享受着美食。

天有不测风云,这山中的云雨更是不定。一路上已经是时雨时睛,这时又感到一阵冷风吹来,抬头看天,已是乌云满天,大滴的雨也开始洒下来了。大家不敢久留,赶紧收拾上马,有雨衣的都

又把雨衣穿上,继续前行。马倌王江说:还得快点走,现在还没到幽州,从幽州回去还要45公里路呢。

行不多远就到了最后一道难关----跳石。因为,这里山石林立,更有一块大石横在出口处,人可以从侧面下来,马却只能从石头跳下,才能出来。前几次来时人少,几个人互相拉一把也就出来了,今天18个人呢,可要费一番功夫了。冰块、王江、薛哥和我是最先出来的,他们三都让我牵住马,又回到出口处去帮大家。看着大伙一个个安全从出口出来,感觉真是不易。象天湖、静思这样的新人,更是有些惊魂未定。想是这山中

之险,已让他们磨练了不少。

再向前的路就好走多了,虽还是碎石,但路面宽阔,大家已经能放马奔行了。这中间,有不少奇景令众人叹为观止,尤其是那几个被削成刀面般的悬崖峭壁,把这一行西部装备的马队映衬着格外有特色,就如同在西部电影中的某个桥段。

不多远,就听到了火车的声音,幽州村到了。

转过一个山坳,又是一幅春景美卷现于眼前。清清的小河一座小木

桥,几株新嫩的垂柳,一片反青的麦田和花满枝头的果园,还有袅袅炊烟从一座古老的小村庄中升起。相信看惯钢筋森林与尾气车队的现代都市人,都会被这画卷的宁静与真实感染。

大家留恋在小河边,借着饮马的时间,再将这美卷看个清楚。更有许多人,立马于桥畔,

想将自己融入那画中。

因着要赶路,不能过多停留,一队人马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幽州村,路上大家还在商量着下次来一定要在村里的河边搭营扎寨,过下这田园生活。

回程的路以前都是沙石小路,可今天一看,已经被修成了水泥路,骑马甚是难走。左哥还说,看来以后这条路是没法

来了,水泥路太伤马了,而且很危险。唉,现在社会发展的快了,再找骑马的路真是难了。

正说着话,这前面又出现了麻烦。原来农民大叔们在坚持修着水泥路,已经把路给断了,可怡冰和牛哥已经走过去了,我们只好跟了过去,追上他们等着后面的大队人马。许久没有后面的消息,想是被大叔们拦住了,再向前,是刚铺好两天的水泥路面,真是进退两难。这时牛哥、六哥和冰块兴起,开始了探险之路,一个骑马上山探铁道,一个骑马下河探水道,还有一个牵马去试水泥路。可是事实证明,铁道太危险,水道行不通,而水泥路被农民大叔栏住不让走。这时后面的人追上来了,跟来的一个农民大叔心肠好,给我们大家指了一条可行路线,就是过河到对岸,沿河边路走能到前面的大路。听到这个建议,我们如获至宝,调转马头,下岸过河。

一到河边,这许多新手就犯杵了,马本来有些怕水,骑手再不催赶着走,就更下不去了。看这情景,我举起手中的小棍,拍打着前面的马屁股,大声嚷着,轰赶着马儿下

水。马儿们一个个扑腾扑腾下了水,大家都叫嚷着催马在水中行进,让我想去上次

十一坝上回京时险些落水的情景。这次还好,我有了水中催马的经验,小心应对着马的不同状况,而且还在水中小跑了几下,这感觉真快乐。一路的风尘与燥热,全都在水中化掉了。

过了河后走不多远果然找到了大路,也汇合了出去探路的冰块、六哥

和牛哥,大家更感到了这次出行的不一般,在欢笑声中,奔向官厅大坝。我和牛哥走在最前面,远远的已经望见了坝头,毛泽东题写的“官厅水库”已经看得很是真切了。可脚下的路,却还要在山中绕上几绕。本想跑到坝头后找个饭馆喝口茶再走,可后面赶上来的领队们说,往回走!得,继续吧,天色也是不早了,还是赶路要紧。

一群人马,在暮色中来到官厅水库边,

这时风清云静,湖面湛蓝的可以一触到底。大家稍做休整后,整装上马。向天漠飞奔而回。那速度,真是不比刚出来进差。而且大家一路在山中走,没能把速度放出来,都好象憋足了劲要跑上一趟,一个个都在夕阳中策马狂奔,绝尘而去。我的马更是撒欢似的奔着,虽然速度不是最快,却也在奋力的追着前面。这时,我是真不敢掉以轻心,使劲压住了马,并观察马的动向,只要它耳朵一背,我就用小棍敲打它一下,可是后来它速度太快,我已无力用棍,只能大声叫嚷着。但这也无计于是,还是在快到北寨时,让它踢到了天湖,好在天湖没伤到。这马在后面更是来劲,一头奔向回天漠的路,我再怎么用力拨转马头,都不再听。有几次我走到最前面,后面有人叫,我想调回头去看看怎么回事,都不能。我只好将僵挂在鞍前,双手用力向一边拽马头,它才勉强转过头,身子却还是不动,唉,没辄,几个回合下来我也快没劲了,任它走吧。

就在跑跑停停间,我不经意的回了下头,看到了满天的云朵被夕阳镶上了金边,几束阳光还透过云层射向湖面,湖水倒映着金色的阳光,将那湛蓝染成了满湖的金色。湖岸边的我们,在这金色的夕阳中驰骋前行。这景色,已经定格于我的心中,真想,就这么一直一直的跑下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漂亮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