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1957|回复: 23

[游记] 麦理浩径之行杂记(连载中,更新至第五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7 11: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残梦 于 2017-9-14 10:30 编辑

麦理浩径之行杂记

第一节

    2017年8月6日上午8点,褔田口岸出关,坐地铁到大学站,打车至麦理浩径起点。
   
    中午11点30分,我站在了麦理浩径的起点处。
   
    湛蓝的天空中游动着片片白云,阳光直照的地面上,隐约地泛射着热气。
   
    虽然几经舟车劳累,到达了这次行程的起点,但是,我的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激动,反而是这炙热的天气让我的心里稍稍有些不安。
   
    北京的热,与这里的热略有不同,这里的热更多的是那种闷热。
   
    休整、进食、拍照后,12点整,我踏上了麦理浩径100公里的征程。
   
    香港麦理浩径是国际上最著名的低海拔登山徒步线路,这条线路是1979年10月26日启用,全长100公里。以西贡北潭涌为起点,绕过万宜水库,由东向西横贯新界,以屯门为终点,共分为十段。
   
    沿途有路标指示牌,每段都有报到处和休息处。
   
    麦理浩径横跨香港24个郊野公园中的8个,沿途要翻越二十多座山头,如420米的牛耳石山、702米的马鞍山、649米的草山和957米的大帽山等。
   
    全程风景各异,不论山岭、岸边、丛林、溪涧,全都美丽得叫人叹为观止,尤其是其中第三﹑四﹑七﹑八段﹐都是连绵不断崎岖难行的山路。
   
    这次的麦理浩径之行,我们是两个人结伴,我和我最好的户外朋友之一,两个年龄都是六十岁的人。
   
    我们并不是什么强驴,我们只是想试一试,想看一看,想体验体验。
   
    试一试100公里的连续登山徒步,我们是否有能力承受;
   
    看一看这条传说中的精品户外大线到底有什么媚力;
   
    体验一下长距离的重装之下我们的户外极限状态是什么样。
   
    这次与我同行的朋友,是一个行事极为低调的人,不像残梦本人略有张扬之嫌,我理解他的低调,并在本文中尽可能隐去他的故事。
   
    但是,有一点是绝对不能隐去的,这就是,如果没有他的同行,我一个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完成本文中所记述的这次户外历程。
   
    启程之后,闷热的天气,让我觉得整个身体都是在飘浮状态,即便是躲在路边的树荫行走,也丝毫感觉不到一点点的荫凉,我只好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来平衡身体内外的噪热。
   
    走到M003处,(麦理浩径全程有200个标识点,每间隔500一个,以下顺延),正当我热的有点近乎虚脱的时候,一场大雨突然而至,几乎没有任何的前兆,大雨便倾泻了下来。
   
    这雨来的太快,快到了我们没有时间套上背包的防雨罩,快到了我们没有时间穿上雨衣。
   
    站在路边的大树下,我翻出防雨罩,把背包罩好,然后与朋友相视一笑,雨衣就算了,瞬间而来的大雨,把我们的全身里外、上下都打了个透,雨衣穿不穿己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雨一直在下,站在树下避雨也不是办法啊,于是我们决定,顶着雨向前走,至少要走到一处可以安全一点的地方。
    大雨之下,天气稍稍有了点凉爽。

    抹着脸上雨汗交之的流水,我们尽力加快步伐,在M004附近,终于躲进了一个亭子里。

    卸下背包后,我脱下T恤,用力拧了拧T恤,整个T恤就像刚刚从水盆里捞出来一样。

    亭子里己经有几个人在避雨了,其中有一对帅哥、美女是我们在起点处遇到,并与我们合影的年轻人。

    当这个小美女知道我们是专门从北京过来走麦径,便把各种大赞之言都一鼓脑的砸向我们。她说,即便是在香港本地,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重装走全程也是料无几人的,何况我们还是不远几千公里。

    聊中得知,这美女是在北京二外读了五年书,然后定居在香港。

    亭外下着大雨,亭里聊兴正浓,但是我心里稍稍有点急,看一看时间,下午2点30分了。原本计划今天要走一段半左右的路程(16公里),也就是走到M032西湾村海滩营地,但是,计算一下行程和时间,今天可能无法完成了。

    看着稍稍小了一点的雨,我决定继续顶着雨走。

    从M004至M019,整个线路都是绕着万宜水库的库区公路,路面上上下下,起伏不定,但是路况很好,没有大有爬升。

    走到M7的时候,也就是从休息亭走出了1点5公里,雨停了,但转瞬间便是暴晒。

    这段路没有任何可以避荫的地方,不管是走下去,还是停下来,整个身体都是暴露在炙热的阳光之下。

    身体再度觉的发飘,向前的每一步都觉得有些晃荡,这鬼天气,刚刚一场大雨有了一点点凉爽,又荡然无存了。

    路上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车,只有我们两个人步履蹒跚的慢慢向前走去。

    下午5点40分,终于走过了这段传说中最美,但是也最暴晒的路段,到达了M19处,三个多小时,走了7公里——差不多比平时的速度慢了一半。

    从M019处,开始爬升。

    客观的说,这个爬升量并不大,前面的无名小山,标高只是海拔150米,加上起起伏伏的山路,累计爬升量也不会超过250米,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爬升量,让经过一个下午的大雨和暴晒双重侵蚀的我们,有点力不从心了。

    M020过去一点就是整条麦理浩径线路上的第一和第二段的分界点,在往前M021和M022之间就是麦理浩径上的第一个露营点——号称是无敌海景的浪茄营地。

    到达浪茄营地的时间己经是接近晚上7点了,这段只有1公里多点的山路,我们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气喘息息,大汗淋淋的钻进营地后,发现营地上己经扎下了一些帐篷,大多是本地的年轻人结伴游玩。

    在营地中,我们又遇到了下午后半程路上遇到的一个内地女孩,一个从广州过来,只带着一顶帐篷和一些饮食的22岁女孩。

    这女孩毫不掩示的直言,这个季节,你们重装走全程,有点悬。

    这个女孩己经多次走过麦理浩径,只因喜欢这条线,有时间就过来走两段。

    我问她为什么有点悬?

    她告诉我,二个问题你们无法回避,一个是天气的变化无常,不管是下雨还是暴晒,你们速度都会大打折扣,另一个是补给的问题,一路上几乎没有补给。

    我听后有惊异,我说,从很多介绍文章上看,麦理浩径这一路上的补给点很多啊?

    女孩子听后哈哈的笑了起来,补给点是很多,但那可不是为你们准备的,那是为了港百赛事准备的。平时,除了在公路交叉点上有一两个自动售饮机,其他的绝大多数补给点都是没有人的。

    女孩又说,你们走全程,至少要准备四天的食水物资,这重量可不轻啊。

    女孩的话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别说四天的食饮,就是两天的,我也背的很费劲啊。

    钻进帐篷,检查了一下背包里的食水后,我竟然有了一种心胆俱裂的感觉,中午启程时,背包里最大限度的装了八并水,可是现在,只有两并了,这一下午,不知不觉的喝掉了六并。

    我急忙问了朋友,他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吃的都是还在一大堆,水没有多少了。

    没有水,明天怎么走?

    浪茄营地很美,皎洁月光中,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拍打着岸边的沙滩,是一种能让人安静下来的韵律美。

    可是这个地方没有补给,没有水。

    没有水,明天是肯定无法在走下去了,营地前方几百米处是有一个山泉,但是我们不敢随便喝。

    行前,我们就做了约定,不到救命之时,我们不能喝这里的山水,一旦喝的不适应,那么这次行程就彻底完蛋了。

    商议的结果,明天,我带着我和他的水,继续走。他下撤补充饮水。然后绕行到第二段和第三段的分界点M0495的北潭凹等我。

    我们这样决定是经过经心计算的。

    从浪茄营地M022到M049的大约有14公里左右,爬升量400多米,中间会经过西湾村和咸田两处海滩营地。

    这段路虽然都是山道,但是爬升量并不很大,整体路况很好,我一个人天亮就出发(6点),下午两点前(8个小时)应该能赶到了。

    重要的是,M049处是公路交叉点,朋友下撤补充水之后,可以公交直接上来。

    至此,我又犯了一个错误 我们又忽略了天气。

第一段线路考查说明:

   第一段:北潭路→万宜凹→万宜西坝→万宜东坝→浪茄,全程10.6公里。

   麦理浩径第一段的起点在北潭路与大网仔路的交汇处,该处竖立地图资料牌。

   路线沿大网仔路上走,不久可达万宜凹。沿右方平缓的万宜路前进,便可看见香港储水量最大的万宜水库。

   在夏日时,阳光照耀,水库散发迷人的水蓝色泽。此后到达西坝,这处设有一个休息点,是观赏水库的首个最佳位置,而右方是由难民营改建的创兴水上活动中心。

   自此是一段颇长而蜿蜒的路段,时上时落,沿途多是水库景色,变化不大。但如遇上天朗气清的日子,则可远眺蚺蛇尖,而右方的粮船湾的海外风景则被山势所阻。

   由此依照麦理浩径的标志杆行走,先后经过北丫和白腊的路口,后段可窥见远处的东海岛屿。

   万宜路的终点在主坝,亦称东坝。右侧是缓冲区,对外堆叠巨大的锚形石。往外看是如利刃削开的名胜破边洲。如从凉亭下走,便是粮船湾地质步道。

   在凉亭旁转接水泥山路,经过山坳,浪茄湾乍现眼前。

   沿山腰路走,到达第一段的终点,亦见浪茄湾位于右方。

   此湾沙幼水清,近年吸引不少游人前来野营及游泳。在终点没有交通工具可供乘搭,游者须折返东坝离去或续走麦理浩径第二段。

补给点:无

下撤线路:在西坝可循上窑郊游径走回北潭路(上窑)

交通:
起点  小巴 7号 西贡市 - 海下(上窑下车)   
      巴士94号  西贡市 - 黄石码头(上窑下车)     
      巴士96R(假日) 钻石山地铁站 - 黄石码头(上窑下车)     
终点  的士 万宜水库东霸 - 西贡市(在浪茄逆走麦理浩径第一段至东坝上车)

麦理浩径起点
IMG_20170806_111151.jpg

大雨之中前行
IMG_20170806_121555.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7-9-7 15: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您的游记。如同再走一趟麦里浩径{胜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7 16: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早上天刚亮,我就收拾行装,与朋友互道珍重后,开始是第二天的行程。

    为了减负,我丢掉了一条小毛毯(没带睡袋)和一双备用鞋,我带着四并水,我的两并,朋友的两并。

    香港的天气,昼夜温差极小,一上路,就是个热。

    虽然是山路,但是道路两边的植被都是低矮丛林,遮不住阳光。

    身上的汗水不是成珠的出,而是成片的出,抹去一层后,马上就又出来一层。

    走了一公里左右,爬上了第一个山头,看了一下时间,大约用时一个小时。

    速度虽然慢了点,但是我并没有急,我觉的,我个上升段的一公里用时应该是下降段的一公里用时三倍左右时间,所以,今天的计划还是能完成的。

    山顶有一个大亭子,我钻进去躲避一下让人发晕的太阳,虽然只是早上的太阳,也足以让我头晕目眩了。

    没成想,就一躲就躲了一上午。

    我躺在亭子里的石凳上眯着眼休息之际,不知道从何方飘来一大片阴云,太阳还在斜上方45度左右的位置发威呢,这大雨便劈头而下。

    我急忙站起身,向亭子外看去,亭子外两边的山道都成了水沟,沟里的水顺势而下,很急很涌。

    我有点发傻了,这才走出来多远啊,10分之1都不到,这路还怎么走?

    正在我发愁的时候,从我对面的小路上急急忙忙的窜上三个驴友,香港的女驴友。

    她们与我一样,天刚亮就从对面5公里外的西湾营地上山,走到三公里就遇上大雨了,山上没有任何可以避雨的地方,于是她们只好顶着雨走到这个亭子。

    我打算冒雨前行,我问她们路况怎么样,她们说,你还是别走了,前边是一段下降的路,你根本就没法走。

    其实我也知道,如果是雨中上升,也许问题还不大,这雨中下降,弄不好还真是问题。

    就这样,我一句,她们一句的东侃西聊起来,虽然交流的不很顺畅,但是双方所表达的意思还是都能理解。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我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急促。

    中午11点,雨终于不下了,我起身告别两位,急匆匆的走上山道。

    起了个大早,赶了一个晚路,都是这鬼天气。

    按照正常速度,这个时候,我应该走过了今天计划中的三分之二以上路程,可现在,我还几乎是在开始的起点上,看来,今天的难度要比计划大出很多了。

    雨是不下了,可随之而来的又是暴晒,还有暴晒之中脚下湿滑的路面。

    从M022到M032,是一条起伏不定的山路,路面上是大小不等,规则不一的石块。

    这些石块在大雨的冲刷后,挂满了水珠,冒着水气,脚踏上去很滑,根本不敢发力,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我每走一步,都在先把脚在石块上踩几下,等踩稳了,踩实了才敢走下一步。

    就这样,我一步三踩,一步三晃的走到M028的时候(从早上营地出发,也就是4公里)时间己经是下午2点了。

    M028前边,是一个大爬升,说大,其实也不大,也就是200米左右。

    这一路曲扭身体的行走,我觉的左腿的旧伤有点不舒服了,所以这个爬升我没敢直接往上走,我需要休息一会。

    卸下背包,顺手去包里拿水,拿出的是空并子,再拿,还是空并子,一共拿出了四个空并子,我的天,又没水了?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这四并水是什么时候喝完的?

    我看了看轨迹,这个点距离西湾营地还有一公里。西湾营地是一个小村庄,我想无论如何都应该有水吧。

    心里想着水的事,嘴里便越发觉的干渴,没有水,我只好躺在山道上,尽量减少出汗量。

    我是想恢复一下体力,然后冲上这个爬升,直奔西湾营地找水。

    这时,从我身后上来几个人,这些人不像是爬山的,但是每个人又都肩负着一个很重的物体。

    走到我身前,这几个人把身上的重物放下,也都摊坐在地上。我略有好奇他们的负重是什么东西。

    问过后知道,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块山顶基站的电池,而每块电池的重量是38公斤。

    太TM彪悍了,38公斤,还要爬好几个山头,而且除了这块电池之外,他们每个人还要背上一些食品和水。

    我站起来,双手抓着把柄试了试,免免强强的能抬离地面。

    得之我没有水了,其中一个人很爽快地拿出一并水给我,我推脱着,是真心的推脱,我知道他们比我更需要水。

    另外几个人见我不要,也都一起说,拿着吧,我们人多,好办,你一个人,没水真的不行。

    我接过了水,同时也递过去一包没开封的烟,我说,这山上咱不能抽,等下了山,哥几个尝一尝大陆的烟吧。

    他们也没客气,很开心的把烟按了过去。

    有了这并水,余下的这个爬升和一公里的路程,我走的很顺利。

    下午4点我进了西湾营地。

    我先是和朋友电话,告诉他,我今天赶不到汇合点了,我一切都好,不用担心。我让他自己就近找一个营地休息,等我计算好下一段行程,在与他联系。

    至此用时9个小时,我才仅仅走了5公里,当然,中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躲避大雨和暴晒了。

    西湾营地,是麦理浩径上最有名的一处海滩营地,关于营地的细节本文不做介绍了,有兴趣的可以百度去看。

    营地里有两士多店(大陆农家院一类),可是,他们坚决不收大额港币,无论我怎么解释,就是不收。

    无奈之中,只好用一比一的人民币买水,小并水20元,大并水35元,没有商量余地。

    真TM贵,不过只要有就行啊,这个时候,人家要多少就得出多少,只要有就行。

    我又吃了一碗面汤,其实就是一包方便面加一个鸡蛋,45元。

    香港市区的水小并8元左右,大并23元,真心的喝不起啊。哈哈,喝不起也得喝。

    喝了水,吃了面汤,感觉体力和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还得继续走啊,不能这一天只走了几公里就不走了吧。
    于是,我再次收拾行装,开始奔向下一个营地——咸田营地。

    这段路又是一个上升,但是路况很好,没有积水,除了有点累,并没有什么不舒适。

    而且时过下午,天气多多少少的降了一点温度,虽然还是很热,但己经不是那种闷热了。

    山路上偶而会有一丝凉风吹过,这样出汗量就不是很大了。

    咸田营地在M036左右的地方,从西湾营地的M032到M036,两公里左右的路程,连上带下,我用了一个半小时。

    5点从西湾营地出来,6点半到达咸田营地。这其间虽然又下了一场雨,但好再雨量不很大,没有影响我的行程。

    咸田营地分为南、北两大块扎营区,两块之间隔着一座小山,还隔着一条河。

    6点30左右,我进入了营地南区,没有人。空荡荡的海滩营地很大,但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

    山北边的营地是看不见的,隔着一座小山,没法看见。

    我走到河边,河水很急,也不知道有多深,河面上是一座只有30厘米左右宽的木板桥,长度有60多米。

    我试着走了几步,不行,木板太滑,根本不敢迈步,我又骑在桥面上,试着向前挪动,还是不行,脚下没有支撑点,用不上力。

    我放弃了从这木板桥过河的念头,重新疏理一下行动方案,我决定,顺着河流向上走,走出去一公里左右,就能走到可以跨过河的路段了,然后再折返回咸田北营地。

    我做这个决定,也是不得己而为之,咸田营地南区,实在是在空旷了,我一个人在这扎营还真的有点心里发紧。

    也就是这个决定,使我在下面的两公里行程中,遇到了这两天以来的一个小小的危机,虽然不是什么险,但是还是有点危的局面。

    从营地向北走,便是进山之路,路在河边与山边的交汇地带。右手边是河,左手边是山。

    线路上标注着这段路上有两个小卖店,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店铺,更没有人。

    走出去500米左右,天基本上就全黑了,可以看见河对面有几盏散落的灯光,但是一直无法过河,只能向前走,向
上走。

    走到700左右,麻烦来了,手电光之下,怎么也找不到路了。

    在我所站的路的尽头是一条烂泥沟,沟里乱七八糟的散放着一些石块。

    我比对着几条线路轨迹,都没有差,这条烂泥沟就应该是路。

    我想应该是大雨过后把路面都掩映在了乱泥之中吧。

    开始的几块石头还算平稳,但是走了几步之后,就不行了,我一手拿着手电,只能用一只手撑仗,加上身后的负重,很难平衡好身体。

    走了不到二十米,便一脚踩进了乱泥沟里,更麻烦的是,我一用力,脚出来了,鞋没出来。

    这漆黑的夜,身边是咆哮的河水,身上是负重的行囊,脚下是拔不出鞋的泥潭,我的内心有些沮丧,有点荒乱了。

    鞋不能不要啊,没有鞋,下面的路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我一狠心,直接坐在泥沟里,用手把鞋拽了出来。

    就这样,光着一只脚,一点一点的慢慢走,总算走过了这段乱泥路。

    找了一个平缓一些的路面,坐下来穿上鞋。

    这时候,我发现,有一架直升飞机一直在我头顶上方盘旋,直升机飞的很低,巨大的轰鸣声,震的我站都站不稳。

    我突然想到,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香港政府的救援直升机吧?

    行前,有香港的朋友告诉过我,在香港的山区和海岩沿线,只要气像条件允许,直升机就全天候飞行,如果发现疑似危险源,就会排查。

    我现在所处的地点,正是山河的交汇处,这几天的大雨,山洪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没准我这只强光手电胡乱照射,让直升机觉的有什么问题了吧。

    可我又不能不开手电啊。

    我想了想,决定试着和直升机上的人交流一下,不管行不行,总不能让飞机一直在我头顶上这么飞啊。

    我把手机照向天空,不是照向飞机,只是照向天空,然后绕着飞机一圈一圈的照去,我想告诉他们,我没事,你们快走吧。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这种绕着飞机一圈一圈的照射的方法是什么意思。只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还好,大约五分钟左右,直机一抬头飞走了。这架直升机的来历和目地,也成了我这次行程中一个不大不小的迷。

    晚上九点左右,我走进了咸田营地北区,海岸边是一个废弃的小村,没有人。
    紧靠海滩有一个类似于农家院的大院子,我大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手电光中,隔着粗大的铁栅栏,吃的、喝的,用的一应俱全,可就是没有人。

    我把背包放在海滩上,回转身又在村里找寻了一番,还是没有人。

    算了,不找了,扎营、吃饭、睡觉。

    我知道背包里还有近半并的水,还有一块真空包装的牛肉,今晚是够了,明天再说吧。

    与在前边营地等着我的朋友通过电话,商定了一些事情后,我便倒头大睡。

    这一夜睡的很沉,很实。

2.jpg

1.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9.jpg

10.jpg

8.jpg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7 20:27:04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8 14: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一觉醒来,天己经微亮。

    我拉开帐门向外望去,不远处有一只海鸟站在一块礁石上,一动也不动的站着,就像我现在这样。

    我说,你过来吧,咱们聊一聊,这海鸟竟然直径飞到我的帐前。(当然是一种巧合了)

    我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我不知道这支海鸟是否也没有了食物。

    我虽然现在还算不上什么绝境,但是如果今天没有补给,我真的就要绝境了。

    昨晚与朋友电话商定,如果我在这里没有补给,我今天就在前面一公里处下撤,然后绕行去找他。

    虽然下撤的线路也很远,但那是向着希望而行,不像现在,是向着绝境而行。
    就在这个时候,帐后面突然出现几声狗叫,我寻声看去,一个与我年纪差不多的男人,牵着一条狗从山沟里走出来。

    我大喜,只要有人来,就有补给的可能。

    我拿起一个空并子,向那个人走去,一边走我还一边喊,有水吗?有吃的吗?

    这个人正是我身边士多店的老板,他见我如此的急切,大概就知道我是没吃没喝了。

    他冲我招了招手,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明白的话,但是大意我明白,是让我跟他走。

    打开大铁门,他把我让了进去,指着一大柜物品,大意是说,我想要什么,我自己拿。

    我说,面,面汤。他听明白了,转身点火,做面汤。

    吃过面汤后,我拿了两根火腿肠,两并1点5升的水,又拿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食品,算帐的时候,麻烦又来了。

    还是不收大额港币,说什么也不收。

    而且,话里的大意是,我比较幸运,他只有周未才过来做生意,平时这里是没有人的。

    我能说什么呢,还是1比1的人民币吧。连吃带拿的这点东西一共花去我300多元。

    包里有食,心中不荒,再上路,有一种满血复活的感觉。

    8点30分,我拔营开走。

    从M036的咸田营地到我们约定的会点M049的二、三段分界点,只有6公里左右的路程。

    以我现在状态,我有把握三个小时走到会合点。

    计算一下行程,前两天才走了二十公里,前面的朋友为了保证我的补给,己经牺牲掉了第二段的行走。

    虽然,我们还没有会合,但是我心里也挺不好意思,于是我电话他,告知了我的情况。

    我说,你自己要是觉的没问题,你就试着开始走第三段吧,你慢点走,我快点追,争取在第四段起点M068营地会合。

    从我现在的M036的咸田营到M068的西沙路营地,也不过16公里。

    从他现在的M049到M068也不过是10公里的路程,

    这些并没有超出我们所能承受的正常能力范围。

    在我的再三说服下,他同意了我的方案,我知道,他主要是担心我。

    就这样,我们又错过了一次会合的机会。当然了,没有会合的主要原因是我没有按时到达会合点。

    从线路介绍上看,从M036开始,路很好走,一路的水泥铺路,虽然也是起伏不断,但是没有大的爬升。

    最重要的是,这段路林荫茂密,可以遮蔽着头顶的烈日。

    这样的路,要是走不起速度,那只有天意了。

    然而,天意就是这么无情,上路不长时间,就开始下大雨。

    这是几天以来最大的一场雨,前几天的雨是断断续续的下,今天的雨是没完没了的下。

    头顶是大雨如注,脚下是湿滑的水泥小路,我不能停,我也没想停,就算是下来,也是没遮没挡的,只能继续走。

    连续通过大浪村士多店,文苑士多店,都没有人。看来这些线路上标示的补给点平时是真的无人经营了。

    当我踉踉跄跄走到M043狐狸叫海岸时,我的左脚掌有了明显的痛感,脚掌火辣辣的发热,这是要起水泡啊。

    正好路边有一个洗手间,边上还有一个亭子,于是我停下来,脱掉鞋,用力的搓着脚掌,想让脚掌面的血液快速流通起来。

    这时,我才注意到,虽然我是穿着雨衣,但我的全身上下,完全就是刚刚从大海里钻出来一样。

    身上的水,汗水和雨水搅在一起,顺着衣服,顺着裤子直流而下,全都灌到了鞋里。

    难怪脚掌要起泡,鞋里的湿滑使脚掌根本无法紧帖着鞋垫,一走路,脚在鞋里就像一个游动的物体,噌来噌去的。

    在M043处休息了半个小时,脚掌的痛感基本上消失了,我便收拾行装,继续赶路。

    这一段路,如果是睛空万里的天气下行走,应该是很惬意的,路两边都是高大密实的树林,树冠会把小路掩映的很好,会很清爽。

    只是,我现在的处境绝然不同,密实的树林不但挡不了雨,反而会使水量更集中的向我身上泼来。

    中午11点左右,我走到了M047的牛湖墩营地,大雨中的5点5公里,用时两个半小时。

    现在我面对着两难问题。

    按原计划继续走下去,可这雨也没个停的意思啊,而且头顶的阴云看着比整个一上午更厚重了。

    就此打住,安营扎寨,我又心有不甘,己经是第三天了,我这才走了23公里,照这个速率,此行也许只能走全程的一半。

    这个两难又是我现在必须做出决定的。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在往前一公里的M049是第二段和第三段的分界点,这个点是在一条公路上,这条公路有公交车通向黄石码头营地。

    黄石码头营地并不在麦理浩径线路上,但是这个营地距离M049只有两公里左右的距离,而且,黄石码头营地也是香港最有名气的一处户外营地。

    至此,我做出了下面的决定,放弃M047的牛湖墩营地,继续向前走一公里。

    如果不下雨了,我在M049简单休整一下,直接上第三段。如果还下雨,我就坐公交去黄石码头地看一看。

    这一公里走的还算顺畅,一方面,几乎是平路,另一方面,是向有人区的地方行走,心理上安稳了很多。

    11点40分,我窜上了公路,大雨还是在下,我别无选择,只能坐公交去黄石码头营地了。
    我和前边的朋友通了电话,他在第三段途中的一个亭子里避雨,我告诉他,今天肯定追不上他了,并让他就扎在亭子中。

    目前,我们两个人的给养都有,这多多少少的给了我一点安慰。
    坐公交车,闹出点笑话。见过来一辆车,我就上去了,我直接告诉司机,去黄石码头。

    那司机很是惊异的看着我说,这车是去西贡的,不到黄石码头。

    我也很是惊异,这站牌明明写的是去黄石码头,怎么会不是?

    司机指着马路对面的站牌说,你去那边坐车。

    我恍然大悟,在香港,无论是开车,还是走路,这方向都是与我们相反的。

    12点10分,我到了黄石码头营地。

    扎好帐篷,吃了点东西,我想睡一会,可是躺下后怎么也睡不着,因为雨停了。

    这雨,早不停晚也不停,偏偏就在我扎营后想睡觉的时候停,老天真是不给我面子。

    睡不着就起来吧,走出帐外,我细细打量着这个营地。

    营地面朝大海,依山而设。海光山色尽在眼前,真的很美,很安逸,是一处绝佳的户外营地。

    营地上错落着七、八顶帐篷,在我的帐篷下方右手边的一顶帐前,坐着一位老人和一个小朋友。

    我慢慢的走过去,加入了他们的聊天中。

    小朋友是随家人一起过来休闲的。老人是一个人在这里休闲。

    这位老哥哥六十四岁。

    他说他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露营这一个事。
    他每周在外边住五天,周未回家休整,然后在出来,这样的生活己经持续好几年了。

    他还说,香港的营地有几百个,他每周换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位老哥哥的生活,但是,我看的出来,他活的很洒脱,活的很惬意,活的很自在。

    我也说了我这几天的大雨之行,他告诉我,这个季节香港正是雨季,每天白天都会下几场雨。

    正是他这句话,让我心里一动,我急忙问他,那晚上下雨吗?

    他说,晚上很少下雨的,一般都是白天下。

    这个信息让我有点激动,白天下雨,那我晚上走不是也可以吗?
    我又问,麦理浩径这条线路夜间可以走吗?老哥哥说,当然可以啊,没有危险的,雨季之后,夜间有很多人在走。

    我又问,下雨天会不会有山洪什么的。他认真的说,不会,因为大部分路段都是避开了洪水流动区域。

    至此,我心里己经做出了决定,现在睡觉,晚上走。

    回到帐内,我与还在山上的朋友通了电话,他在M064处,正准备下降到三、四段的M068交点。

    我告诉他,你在M068等我,我今晚连夜走,这一晚无论无何也能追到M068点了。

    朋友开始坚决不同意我的做法,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但是,我很认真的告诉他,我想尝试一下,而且这段路没有任何危险源,有的只不过是漫漫长路和无穷无尽的台阶。

    我们相约好,这次在M068不见不散。

    大睡之后,下午5点多,我告别的那位老哥,分手时,他把一大堆水果,还有两并烧开后又晾凉的水递给我。

    黄石营地有自来水,但是不能直接喝,必须是烧开后才能喝。

    我向他鞠躬,并给了他一个让他很是开心的拥抱。
第二段线路说明:

第二段:浪茄—西湾山→吹筒坳→西湾→咸田湾→大浪坳→赤径→北潭凹,全程13.5公里。

麦理浩径第二段的路径起始于浪茄沙滩一侧的山坡。

下降浪茄后,上升的路段是第二段中最为艰辛的部份。山路随着石级不断攀升,在途中可以在凉亭稍事休息。

再上攀一段,接上水泥路后,是欣赏浪茄湾及浪茄仔的最佳位置。继续沿山路攀至最高点,可以在建于西湾山顶的凉亭中停步休整。

此后是一段下坡路,可以从另一角度感受万宜水库之宽广及碧清水色。

再往下走,则可远眺蚺蛇尖及大浪湾。到达吹筒坳右转,下降水泥斜坡至西湾。

西湾为大浪湾其中一个沙滩,游客在畅泳之馀,亦可在士多店休息或补给。

横越西湾海滩,跨过溪流,一边绕过山腰,一边领略海岸风光。再往前走,进入麦理浩径的精华路段。

此时碧绿的咸田湾、大湾、高耸的蚺蛇尖尽现眼前,湾外小岛大洲及尖洲亦近在咫尺。沿路下行,游人可直接去咸田

士多店停歇休息或由此续游余下两湾:大湾及东湾。

线路向咸田湾后方延续,接着踏上水泥路,过了大浪的屋村便要急骤上升至大浪坳,再陡降露营胜地赤径。

然后漫步平缓的岸边路,走过荒废村屋,在支路左转,便又是一段上升至北潭凹,在此可乘巴士或小巴离去。

续行者可横过马路接走第三段。
补给点:西湾士多、咸田湾士多(平时都无人)
下撤线路:
1、到达吹筒坳后可左转水泥径至西湾亭乘坐29R村巴至西贡;
2、到达赤径可往码头乘坐小艇至黄石码头。

交通:
起点  的士:西贡市 - 万宜水库东霸(下车后沿麦理浩径第一段行走约20分钟至浪茄湾前的起点)
终点  巴士94号   黄石码头 - 西贡市(北潭凹上车) 20分钟
      巴士96R(假日) 黄石码头- 钻石山铁路站(北潭凹上车) 65分钟
      小巴7号 海下 - 西贡市(北潭凹上车) 15分钟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15: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9 16:57:26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6: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挺详细,风景也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3: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老哥的游记,又回想7年前独行麦里浩径的艰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4: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残梦 于 2017-9-12 14:20 编辑

第四节

    晚上6点,我站在了M049处,也就是麦理浩径的第二和第三段的交界点。

    天还大亮着,我照了一张路标照,(没有多少电了,不敢多照)便开始了我的麦理浩径夜爬之旅。

    这一段路号称是麦理浩径全程中最坚难的路段,这种难,不是说强度有多大。

    这种难,是难在了台阶和乱石路上。

    麦理浩径第三段从北潭凹起点,到水浪窝企岭下终点,全程 10.2公里。

    要翻越452米的牛耳石山、391米的畫眉山、379米的雷打石,和399米的鸡公山共四座400米左右的山峰。

    其中有好几大段路是乱石路,是考验体力和耐力的户外登山之路。

    在香港的“绿洲行山远足路线网”和“郊野乐行网”中都把它列为长途户外线路中等级较高的三星级登山线路,在资料介绍中都使用了“极需体力”字眼。

    整个上升过程,全是用石块垒起的台阶。石阶路的阶高没有规则,但每一级石阶都比较高,走起来很不舒服。

    7点30左右,我爬上了这段路的第一座山峰——M053的牛耳石山。

    牛耳石山,地图标高是海拔452米。

    这个时间,天己经黑透了,我也累了。

    我把背包脱掉,直接就躺在了背包上。

    我觉的全身都是酸痛,虽然下午睡了一大觉,可是接连这几天的折腾,可不是睡一觉就能完全缓解的。

    幸好晚上不下雨,也没有暴晒,否则,这段路上的几下几下,也真会把我折磨崩溃的。

    山上没有风,也没有声音,路两边黑沉沉的丛林,让人有一种茫然的恐惧感。

    我用手电向四周照射,希望能引出点什么动静来,但是,一切都还是那么静,静的自己的心跳声都像大鼓雷动一般。

    但是,转念一想,我有什么好怕的啊,我一个花甲之时,鬼都懒得理我的人。

    我一个行装简从,心存善念,阎王爷暂时还不一定有兴趣的老男人。

    想到这,我还真的壮起了胆量,背上包开走。

    前边是一段下降的台阶路,我把背包的胸带,腹带到紧紧扣上,一只手撑着仗,另一只手拿着手电,侧着身体一步一步的向下走。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不能受伤,要是崴了脚,伤了腿什么的,我可就真的惨了。

    下一个爬升是画眉山,标高391米,但是由于前一个下降大约只有100多米,所有相对高度并不很大。

    只是下降后的路是一段乱石路,很难走。

    这段乱石路就像不断地被山洪流水冲刷过的石滩,路面高高低低杂乱散布着形状各异的块石,走在上面要特别小
心,只有选择稍大的石块去走,或踩在较大的石缝中的土面上走,才相对安全一些。

    稍不注意就可能崴脚、抽筋或割破鞋。

    至此,我才感觉到夜爬山路时,头灯要比手电方便多了。

    如果我带的是头灯,我就可以用双手撑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一只手撑着仗。

    到达M055的嶂上营地,差不多是10点多了,我只是用手电向里照看了一下,并没有进去。

    这个营地是在四面大山的环抱之中,交通很不方便,现在又是非周未时间,肯定不会有人。

    在路边休息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吃饱喝足后,再次上路时,己经是夜里11点了。

    这段路相对比效平缓,路面也算平整。这样我就有余兴欣赏一下香港的山夜之美了。

    这个点离市区比效远,四周又是山峦起伏,远远看去,还真看不到香港市区的夜色大景。

    但是,只要把目光放在西南方向视界的最远端,会看见,那边山的尽头是一片白光。

    白光之下应该是香港最繁盛的市区了。

    夜的路,没有大雨侵蚀,没有暴晒困扰,走起来相对轻松多了。

    身上的大背包也不觉的有多重,脚下每一步走的都很稳,很实。

    一圆大月不知什么时候从云层中钻了出来,脚下的路竟也依稀可辨了。

    站在这个点上,能看见月光之下的海面,虽然看不很清晰,但是还是能看见微波涌动的海面上反射着银色的月光。、

    我狠了狠心,拿出手机又拍了一张照片。

    这几天的行程,两部手机,两个冲电宝的电量都快耗尽了,每用一次,心里都痛搅一次,这可是救命用的啊!

    下面的路程,无图无真像,不在多述了。

    总之,麦理浩径的第三段10公里夜爬,我用时近8个多小时。

    下半夜两点半左右,我到达了M068和M069之间的西沙路营地。

    我远远的看去,营地里有一项帐篷,我知道,那是我朋友的,我们终于会合了。
第三段线路考查说明:

第三段:北潭凹→牛耳石山→章上→画眉山→鸡公山→水浪窝,全程10.2公里。

麦理浩径第三段的起点在香港户外集散地北潭凹。

起始段为比效难走的石阶上行段,一直上升至牛耳石山。如果是白天,途中既可眺望赤径口,也能观摩西贡海。

牛耳石山下行线路比效平坦,但是乱石多,也不大好走。

绕行岩头山至章上,白天可饱览群峦葱木后,再登上画眉山,便是一路下降至一十字口,然后再上行至雷打石山腰。

由此便要下降深谷,然后急骤上行陡峭的山路至鸡公山。

登上鸡公山,下面是企岭下海的泥滩海岸,不远处耸立著马鞍山。

路线最后沿山路下降,后段转入林荫下的山路,继续下行至水浪窝。

补给点:章上士多(晚上无人)
下撤线路:
1、到达章上后可右转章上郊游径走至海下路;
2、到达章上后可接章上郊游径走至榕树澳再左前往企岭下;
3、在画眉山后的十字路口可左走下降至鰂鱼湖或右转至榕树澳及企岭下。
交通:起点  小巴 7 号   西贡市- 海下(北潭凹下车)   
      巴士94号   西贡市 - 黄石码头(北潭凹下车)   
      巴士96R(假日) 钻石山地铁站 - 黄石码头(北潭凹下车)   
终点  巴士 99 号  西贡 - 乌溪沙铁路站(水浪窝上车 )
      巴士299 号 西贡 - 沙田市中心(水浪窝上车)

1.jpg

4.jpg

2.jpg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