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5061|回复: 74

[户外轶事] 穿越铁陀山的迷雾【徐工2017年10月8日】—任铁生9周年纪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1 10: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suhsu0812 于 2017-10-11 10:30 编辑

穿越铁陀山的迷雾【徐工2017108日】
——任铁生失踪9周年纪念

今年的十一黄金周提前一天返京避开高峰,这样有一天可以爬个山,顺便减减肥,因最近一个月几乎没时间爬山,胖了5斤多,需要甩甩脂。周边适合一个人公交的山头还有个铁陀山没走过,海拔刚刚挤进千米峰,却因9年前5中地理老师任铁生失踪一事成为了北京驴友圈知名的山,更被列入“北京十大户外夺命线路”。因没走过,不知具体情况如何,但看到绿野黑白子文老师弱弱的驴等领队发过多次活动,户外大侠百里溪兄更是一年内就走过多次,并写下游记,清理过山顶的杂树和草。于是,准备在任老师当年失踪和搜寻的一年中同一时间段,走一次灰地铁陀山十字道的穿越线。实走,因当天预报小雨,929路灰地下车,上山时有雾,间或毛毛雨,铁陀山顶下山不久开始下小雨,到了九龙山山脊往刺茅花坨开始雨下大,遂九龙山山脊走了一半后下撤圈门,坐370回京。
灰地~铁坨山~十字道~峰口庵~刺茅花坨~圈门
水土徐徐
于 2017-10-08 08:06 出发,历时 7 小时, 20 分钟
全程 25.0 公里  难度级别:一般
累计上升:1239米,累计下降:1357米
海拔最低:146米,最高:1097米,
注:该轨迹倒最后进水泥路后有段200米拉直线,按大路绕弧度去圈门车站。
总里程26.39 km 最高海拔1025 m 累计爬升1309 m
注:该轨迹上山段650米海拔起有约600米漂移偏北,铁陀山顶前100米后200米漂移偏南(六只脚记录均没有漂移)。
穿越区域总图如下(直接引用Basecamp):
从实际行走看,灰地自岩柳沟登铁陀山路线自小店子岔过后约150米宽路到头进窄沟,沿途有小断崖,保持沟中走,不要往右上的岔道上山即可,海拔630米以后较阴森,上到山脊(海拔805米,垭口附近有施工中的高压塔)后,约海拔820米往上有约200米海拔爬升路段很陡,土湿滑,雨雪天要避免(可提前走小店子岔道到十字道拉抽屉上铁陀山),今天上山时幸亏雾气还没转成雨,仅飘点零星毛毛雨,不影响行走。从下车到登顶用时2:45分,距离7.75公里,爬升940米。铁陀山顶以后路线极简单,能越野跑。因下山不久下小雨,后面越下越大,雨衣管不住脚踝和鞋子,底下湿透了,安全及健康考虑,提前下撤圈门,没有按计划走完九龙山山脊全线。里程:灰地公交站(0)~潘涧子去京西古道岔口(1.34公里)~古洞遗址(3.32公里)~小店子岔(4.64公里)~古洞遗址(5.42公里)~新高压塔垭口平台(6.6公里)~铁陀山顶(7.6公里)~滴水岩A点岔口(8.43公里)~十字道村过街楼(11.6公里)~黄石港古道岔(14.5公里,中间多走700米潭王路)~峰口庵关城(16公里)~刺茅花坨(17.9公里)~下圈门岔口(21.0公里,实际走到了21.2公里处)~宽街北公路(23.5公里)~370路起点站(25公里,中间有段公路拉直线),全程用时7:20分。

登顶铁陀山的路线叫成熟的有5条,其中王平和圈门地区均可以从十字道上山(图中2号线),非常好走,包车可以直接走潭王路到十字道从过街楼处上山。见下图:

评分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灰地~铁陀山
一大早二号线头班复兴门转一号线,接929路,人很多,原来都是去玉皇庙赶集的,没几站就站满了人,8:06分才到的灰地。下车后走到马路对面,有个公共厕所,挺干净,适合带女性驴友一起活动。然后下一个岔道,就看到路前方是个石洞。这一带由于以前一直是运煤的通道,地上黑乎乎的,怪不得叫“灰地”,全是煤灰。
不久,就经过了京西古道“十里八桥”的第一座“玉河桥”,如今已经只残留半边桥墩了。
附近是潘涧子废村,实际上现在走的沟以前是叫潘涧子沟,是条河流,真正的京西古道玉河古道(中道)就是在玉成桥上面自“西山总路”通王平口后的“百岩子古道”直达十字道峰口庵圈门的。不远处,遇到防火员,是坐在小面车里值班的,有3人,女的叫我登记单位身份和联系方式,也好,要是万一我失踪了还有记录呢。男的态度非常好,跟一些其他地方蛮横的防火员不同,我主动提出开包检查火种之类,他和我聊了两句也很信任我直接放行,还提醒到注意里面有狗。又走约10来分钟,到达大华废村。
这里附近住着一队建高压塔的施工队,和负责的聊了几句,他说一直在这里施工,走到里面就没路了。沿潘涧子沟(现在多称岩柳沟,或者沿柳沟,岩里沟等,发音)走,两岸崖壁上有不少山洞,均似有小路可通的,以前这一带有过观、庵之类的。
如果以前潘涧子沟是河道或者溪流,则两岸住人是合适的。一会见到一处路边遗弃的很多大包装纸板箱,就顺着右侧古人工镶块石小道上去,发现是可居住的地方,有岩泉。
旁边是个较大的山洞,里面供奉好几种信仰。
两侧沿挂壁小道似乎还能相通别地,但这里没发现盛泉岩道观的石碑。也没有打鹰洼描述的大量人工垒起的石墙残垣。

回到沟底朝里走不到10分钟,是去小店子十字道的岔道,路口树上有路标。过岔道约150米,开始进入窄沟,但路径明显,感觉阴森森的,有点压抑。走10来分钟,发现前方半山腰上有并行的山洞,看样子像打鹰洼描述的“盛泉岩道观”所在的地方。还能看到明显的人工垒砌的残垣断壁。
后面的山上正好是一个高压塔。第一个洞因离施工队不远上去看了,这里人迹罕至,又是狭窄山沟,有着雾,特别阴森,一个人感觉害怕,没敢上去探,下次与人结伴来吧。进窄沟后还有几个小小断崖,虽没啥危险,但还是要小心,路也开始比较野了,沿途还时不时有荨麻草(俗称蝎子草)。在山沟里向上爬升10分钟左右,见到路上遗弃的一只皮鞋。

点评

突然看到一只鞋感觉好可怕。。。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7 21:25
好多年前跟队走过灰地登顶铁陀山的非常规如线,先过灰地沿大沟往十字道方向去,然后记得好像是(很有可能会记错)右手边进第二个岔沟,荆棘密布,一直沿沟走,遇到两小断崖(攀爬能力差的需要绳子辅助),然后爬上比较大的陡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6 22:10
描述很详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15: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下,一边想,这是怎么会遗弃在这里的,还是一只?越想越有点害怕。这鞋肯定不是驴友的,是皮鞋,约37码,看鞋带系法又有点中性,可能是女性的,原本应该是完好的,鞋带还是系好的,也没有破损,仅被路人或过路动物踩过,里面积了一些落叶。为什么一只鞋丢在这里?难道主人会带一只备用鞋吗?要遗弃也是两只一起丢,鞋子的方向是上山。于是在附近观察,没有见到第二只鞋及其他人的弃物。一个正常的人,掉了一只鞋,在这种路上是没法继续行走的。除非……他(她)已经不能走了,或者,这是在有人搬运东西时,走到此处从包裹里掉出来的。或者是两侧的山上有人活动,扔下来的(为什么?),越走越感觉脊梁后面冷嗖嗖的。铁陀山,想起9年前十一期间任铁生老师的失踪事件,不敢懈怠,于是把事先准备好的防身匕首从包里取出,别在后腰隐蔽处,以备应急,这时有点后悔今天一个人出来走,小斧子却没带,带的绳子感觉已经不是主要的安全保障了。10:02分走到山脊垭口,这里是一个狭长条形的垭口,北侧的山脊很陡峭,有块明显的大尖石头,上面有驴友的留字,能看到东北面山头的新修高压塔。
东侧也有下山的道,估计是通小店子方向岔沟的,南面不远还有一顶厚帆布帐篷,像是施工队的,附近有新架高压塔。一会听到有人声,是南面山头那里发出的,但听不到说什么。想到路上看到的那只鞋,不敢去找人聊,悄悄从新架高压塔下面切过。10:16分,到达另一岔口,树上绑有路牌,选择右手侧相对不陡的山脊线走。事实是这一段也非常陡,局部被雾水和毛毛雨打湿过,小滑,好在两旁不时有树和岩石可以借力。这一段爬升约200米,不好走,雨雪天气不要走。不知道刚才标注的陡的另一走沟的岔道如何,但保险还是走小店子岔道道十字道拉抽屉登顶吧。这是路牌(今天上山第二块岔道路牌)。
10:50分,终于登顶铁陀山平台,见到了那个铁架子。


点评

看着怪瘆人的,去铁坨山还是适合一哨人马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09: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铁陀山~圈门
旁边一块石头上有人写了“铁坨山”三个红字,很多地方,铁坨山、铁陀山都有人用,好比大小海坨一样。山顶此时已经雾气弥漫,间或飘几滴小雨。
看着这个铁架子上,飘着红布条,似乎提醒着我,今天需要穿越铁陀山的迷雾,安全回家。在此稍事休息补给十分钟后,看天气要下雨,按经验,好几次都是山里先起雾随后变成下雨,那次爬百花山也是后来下大了。和不问四灵连穿那次也是先雾再雨。铁陀山下十字道的路非常好走,走150米有块路牌,指示是下小店子灰地支沟的另一岔口。再走约800米就是去铁陀山A点和滴水岩的古村道岔口,那里不远处有任老师的“宿营地”遗址,也是传说中的“明朝庵”旧址,附近有倒塌的009号救援牌。
非常奇怪的是,救援牌像是被挖土放倒的,上面的太阳能板被盗走,塑料字面被击碎。想到这里,放弃了去A点的念头。走没多远,看到一块熟悉的景象。
对比当年发现“任铁生字条”的现场照片。
这块地方像是被人为铺设的草垫子或者压实的,面积很大,大小有一张半大床面积。旁边还有几个踩出来的明显的路径。如果说是野猪临时窝,但附近没有野猪粪便,也没有野猪咬断的草痕迹,没敢多逗留继续下山。到下一个救援牌(也是被破坏但没倒)时,巧遇一驴友迎面而来,走得轻松,强驴,一照面,居然是大强驴来自北方大哥!幸会,一下子把一路来的紧张心情释放了,荒野遇朋友,缘分!他是上山摘山楂去的,估计就是A点附近山楂林。两人赶紧合影,照片中雨露把两人头发湿了。
由于怕下雨,我和北方大哥说先下山了。想他要是快的话说不定摘完山楂到十字道能赶上我,毕竟要比我快出好多。

不远处就是垭口,一大队的架高压线的人。铁陀山南面和北面简直不能比,路好走,又感觉安全。
有临时架设的龙门架,卷扬机上下运送施工材料和工具。
沿着宽广防火道(可以开越野车)走了半小时,到标志性的“十字道过街楼”。


点评

真有点紧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15: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的字已经没有了,但历史的沧桑和凝重依旧,诉说着曾经的古道繁华。
过街楼的东面是十字道废村。下面是新修的潭王路,如今是车友之路。结果鬼使神差朝东北走了300多米,发现不对,拐向西北了,是下王平去的,赶紧返回,朝东南走。路的东北面还有几户十字道村的人家,住着人。
过下黄石港的岔口直行上嵌石古道不到半小时,就是著名的京西古道马蹄印。此时小雨已经很密,古道石头上有水。
雨衣已经穿起,风也不大,因此感觉今天还能走完九龙山山脊下水闸。现在就下圈门太早了,按好友糯米的理论,公交爬山如果路上来回花的时间大于爬山时间就不值得了。
下马蹄印前面就是著名的峰口庵关城遗址,京西古道的重要隘口。
关城北侧还有一些遗迹,有一个无头的石雕。
城洞里面避雨休息的四位驴友居然有人喊出我的名字,惊讶,原来他们也是常上绿野网的驴友。于是一起合影,亲切交流几句,就冒小雨顺宽阔防火道向刺茅花坨进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13:36分登顶刺茅花坨,海拔差了10米,没能挤进千米峰。不过周边风景不错。看峰口庵过来的山脊,正前方是石梁雷达站,高度也低不了多少,900+吧。
石梁雷达站所在山脊和九龙山山脊包围了圈门地区。
刺茅花坨正好在建一个瞭望塔。
此后继续朝九龙山走,也许是山脊的原因,雨下大了,锋面雨到了山脊肯定会加大。雨衣只管住小腿,管不住脚踝和鞋子,因没有准备过防水的鞋子和袜子,没走多远鞋子和脚踝附近裤腿全湿透了,贴紧脚踝,又今天雨水很冷,一会脑子里就全是赶紧下撤的念头了。过了九龙山林场不远有垭口是韭园通圈门的古道,但这里建了什么示范林田,破坏了原有的岔道入口,雨大,也没拿手机出来查看,就错过了岔口200多米,实际走时是沿着护坡边的废弃小道找回明显镶石头的古道的。古道很好走, 14:56分下到公路。
此时雨也小了,或许是山脚下就小很多。但能见度不佳。继续切过公路,小道一直下,15:05分,下到东店和宽街北之间村路上,发现路边新筑了围墙,没法切,只能沿路向东绕下。该段六只脚记录沿公路绕行约500米拉了直线,户外助手正确(其余地段都是六只脚准确)。反正在城市里了,朝东南大方向就行,或随便问个人,都能到370路汽车站。沿途的古树。
圈门的标志性建筑。
15:26分,到达370起点站。起点站有座干脆坐到公主坟西终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suhsu0812 于 2017-10-11 14:06 编辑

三、   穿越铁陀山任铁生老师迷雾的遐想
9年前的十一期间,五中教师任铁生在门头沟失踪,搜救。具体过程可以网上搜到,我对其中的两点细节印象非常深刻,一是手机关机信号,二是迷路留下字条,很多当时的解释结合此两事件看是相互矛盾的。
1、手机信号于10月1日下午16:00关机。
说明,此时手机应该是在禅房基站范围内,因此,天黑时任老师不可能自17公里直线距离以外的铁陀山A点从12点用4小时就到达基站附近。那么:

纸条是在某种外力驱使下写的,是事后被人放上山的,且村里人称10月1日上午10点~11点见过任老师是假的。任老师利用其智商,和长期独自爬野山探路的超强心理素质,在胁迫下思考后在字条中暗藏暗语(见分析图)。
为什么这样解释?也许在禅房附近搜救的时候,任老师还活着,只是被控制了(人已经在其他地方),加害者怕继续在禅房一带搜会无意从当地人口中问到些什么线索,于是胁迫任老师写一份东西,然后拿了任老师的物品去A点附近明显醒目处布局,再叫人放声音作假证,诱导搜救进入死角。一个体力好的能独自爬山的人也是可以做黑煤窑劳力的。按指示写出十字道,包括特地指明时间,说明是要指向错误的方向和错误的时间,即避开真正的十字道一带以外的黑煤窑,灰地~千军台一带,甚至洪水峪一带。黑煤窑矿主小炸一下,就能将黑工封死在矿洞里,叫你死不见尸。门头沟的山震还少吗?错误的时间点叫你在这段时间里面加害者不在现场(事实上可能是10月4日、5日甚至6日去A点布局的,那张纸条附近山楂林,如失踪到发现前这段时间有人去摘山楂是可能早被发现了)。另:搜寻开始几天在禅房地区发现的鞋印和报纸也经家人确认是任老师的。禅房~张家山~高家山山脊一直是驴友探路的黄金路线,对于和阿坚一起时代爬野山的高手来说,利用假期探狼雁山脊是非常可能的。
对于村里人伪证的猜想:任老师5点多家里出发,10点至11点到十字道,当时怎么去的?到此偏僻地方肯定要有交通工具,汽车、小黑车,这么大的事怎么当事人没人报?极有可能是,遇到的黑车就是加害者(团伙)。任老师向村人打听核桃林?爬山的人要摘核桃也不会蠢到向当地村民打听在哪里让我去摘吧,一个首先是找路爬山的人,只有对熟悉的地方才会想到去打听采摘。徒步的话,按现在绿野的顶级强驴,糯米小马哥老洪北方等,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从十字道穿越到禅房附近。
如果成立,加害者或许是个团队,伪证者是亲朋挚友,加害者是门头沟区域内的,甚至就是禅房到河南台田庄一带的,且可能和十字道养狗嫌疑人家是冤家对头关系。
我行走过张家山到禅房狼儿峪多次,印象中对河南台进山大院里面养的大狗(有藏獒)印象很深。有次和黑白子等4人狼雁废村道探路,遇到住山里的人警告我们不要进山,山里有狼。
铁陀山按我今日走过的感觉,走过一次绝对对周边了解了,不可能会随便迷路。如果任老师对铁陀山不怎么了解,那他怎么在迷路的情况下,甚至知道所在地点东北方向是“十字道”呢?如果他明确了方向,第二天肯定是天亮就会尽早去探路,为什么要等到12点?难道是为了便于认清正南方向吗?如果他带手表,只要有太阳,任何时候都可以按指针找出正北。地理老师即便在夜里,北斗星的指示方向也能参考,如果丰富经验的,观察一些植被的朝向就能确定南北。
A点附近的钥匙和墨镜片是画蛇添足。一个细心的人怎么会将自己的钥匙掉了?又怎么会把墨镜掉一块镜片?
此疑案最有价值的就是手机信号。如果有各时间点的基站信号记录,就可以找出任老师的轨迹。字条公认的信息是:
5中分校退休教师任铁生930日登上
铁驼山返程迷路 在此(处,添在行外)山上住一夜,
10.1 12点开始沿山梁向东北方向向十字道
村移动,
以备万一留此条
xxx过的一切人
            任铁生
              9.30
10.1午12点
“xxx”三字多人认为是“爱给路”,或者“爱给看”、“受托路”。但我分析如果是心理素质极好的有文化的教师,书写时是缓慢的,字迹刚劲,非匆匆草写,因此深思熟虑后落笔的。有可能是刻意写出某种信函格式,要传递某种信息,即格式外的字要特别让看者思考的,尤其是到了“移动,”时,另起一行又格式缩进,是为了下一行突出前面两个字,即最重要的信息。任老师其他右下角带“口”字样等字可看出其写字有不按比划顺序写的习惯,第二字应该是“语”,第一字是明显的“爱”,下面是“友”,不是“受”,第三字是“到”、“看”,甚至是个迷糊的字,要模糊体现出中间的“人”字在框里,即是个“囚”字,即写字时状态被囚。最重要的前两个字在格式外,“爱语”,就是“暗语”的类似谐音,既加害者看不出来,又传递出这张字条里面有暗语,所有看过的人一起思考仔细分析。
“一切人”一般不会这么说,顶多说“所有人”,有可能是此“切”让你看成“劫”,或者谐音读成“一劫人”,提示带刀。10.1日日期出格,传递信息是写此字条时不是10.1日。
“山”字 三处,“此山”故意将前面一个“此”字涂掉重写一遍,“山”字是写的最慢最工整的,和其他两个“山”字不一样,传递信息“此山非彼山”,涂掉此就是非“此”,“处”字写在行外,实际是“外”的意思,传递信息“此山外”。
按常理,一个已经明确自己位置,知道十字道村方向的人,在白天仅2~3公里就能到村落,且那时附近有山楂补给,正常的老驴白天用不了2小时肯定会走山脊下通了,事实上往十字道方向山脊一线比较平缓,没有断崖,也不是煤矿采空区。此时,有过丰富野外识路探路爬山的他是没有理由留言字条中写“爱语”、“一切人”等类似遗言的话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2、如果任老师确实是迷路了。村民所述见到也是真的。
可能两种:
A:任老师已经确定东北方向,但实际走了黑圈的方向,这里虽还不是采矿陷空区,迷路,或者坠崖,应该在黑圈里面。搜寻队有人在鹰窝附近闻到恶臭极可能是喜欢吃腐肉的鹰从附近某处人不能至处找到某种事物带回巢穴。
如果他确实走山脊对了,2.5公里就可以到有狗的白房子人家,3.3公里就能到十字道村。当天有太阳能见度应该很远就见到石梁雷达,这个标志物不会错,北面髽髻山清水尖两座类似屋檐两角指示的附近最高山脊也不会错。任老师不会认不准方向。即便钻林子,该方向坡度较缓,探路走,任老师这种老驴也最多2小时可以到村。且东北向山楂林必经,可以补水分且充饥。不可能走不出去。于是,
B:任老师遇到了某种罪恶,或者目睹了某种罪恶,但被人家发现了,在留下纸条后不久被突然袭击灭口。
附近没有搏斗的痕迹,没有血迹等。或者看到了别人在埋尸体,掘宝?(当地传说是明朝庵,曾被选作明朝皇陵。)或者这一带原来的山林属于某人家的,解放后没收了,但里面还藏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正巧被任撞到了?也许是遇到一个偷猎者,说了几句不要伤害野生动物的话招致口角迎来杀生?或者,任老师子在山里遇到了临时起意的加害者,并获知了方位,准备12点动身,后来却被此人(或团伙)突然加害,手机等值钱物拿走,人被埋于附近的坟墓(后来有驴友发帖在那一带看到有村民坟墓被挖开过,疑盗墓者,应该是挖墓埋尸可能性大,普通村民的墓里不会有值得挖很多土去盗的价值物品)。这也就可以解释手机在后来开了一次机,在二手市场(出手时试机)。一块墨镜镜片联想到上山途中看到的一只鞋,也许加害者有某种癖好?
为了不该忘却的纪念,就在今日,愿任老师在天之灵安息,善者天堂,迷雾终将过去。
                          水土徐徐

复写游记并怀念任老师于2017年10月1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不该忘却的纪念,此文特意发风版,文中观点仅代表个人思考,事实真相有待昭雪的一天!

点评

手机基站少的地方,定位是误差非常大的。应该是被害了,凶手附近的人,尸体丢竖井里面了,然后爆破把井填了。钥匙第一次听说,楼主难道是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4 11:43
手机基站少的地方,定位是误差非常大的。应该是被害了,凶手附近的人,尸体丢竖井里面了,然后爆破把井填了。钥匙第一次听说,楼主难道是凶?  发表于 2017-10-14 11: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0: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