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8352|回复: 17

[游记] 闷壶沟探路【徐工2017年12月2日】——参加鑫仔队广坨山活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4 15: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suhsu0812 于 2017-12-4 15:50 编辑

闷壶沟探路【徐工2017年12月2日】
——参加鑫仔队广坨山活动简记
广坨山,是驴友心目中一座好山,正好填补了灵山~海坨山之间这个北京西北方向的空缺处,其连同周边的芦子水上面诸峰,西南接灰金坨,东北连二道港梁,是周边群山中心位置最高的山。由于附近的水口长城修筑自桂枝庵山起,因此东侧路线成熟,但广坨山西部及南部地区山体多断裂,沟谷内地形复杂,成为户外驴友探路的圣地。走山队几乎每年都要发活动在这一带进行探路,并成功探通了绵羊洼西北的沟、河湖沟、吊湖沟、闷壶沟、水壶沟等,打通了幽州~广坨山、幽州~芦子水南石洋的路。只玩不问领队也对这一地区发起多次探路活动,主要探通了南北石洋连接段、黑沟一步大叉等路线。今年3月参加只玩不问领队南北石洋大探路活动,登顶芦子水上主峰天佑山时,就遥望广坨山,盼着有机会来一趟,而随后走山队发活动时又不巧出差了错失机会。这次周六是两个队同时活动路线极好,除鑫仔广坨山外,走山队去西佛爷岭,那是一座位于风景秀丽的大野三坡地区的好山,丰富的技术路线,至今却未有登顶轨迹上传。只能二选一了,先圆梦广坨山吧。但最后本次广坨山没登上,只能将梦留到下次了,好在还有更郁闷的闲来一聚,已经第二次来广坨山了,又无功而返!但是今天的活动也没少遭罪,很虐,爬断崖走崖边小道,轨迹惨不忍睹。整个过程就是两个字:“探路”,而且都在闷壶沟里面,真的是“闷在壶里”了。

进宽滩子沟走错遇断崖
当天路上车很顺利,九点不到就到幽州村,经铁路立交桥下面向东走就进入宽滩子大沟。名不虚传,宽大的碎石滩,是多年水流冲刷山体而成的大峡谷。
本次活动很多都是鑫仔队的骨干,风影、启航、夜愿、樵夫、阿浩等,一些大强驴更是看到虐线就来,猎豹、海峰、808、一聚、山民等,几员女将也都是厉害人物。
带你去转山大哥是经验丰富的探路强驴领队,常常支持鑫仔的活动。穿越快乐、好运、大树等强驴也多次参加鑫仔的虐线并完成全程。
闲来一聚上次参加了走山队的顺时针穿广坨山活动,最后因时间关系未能登顶留下遗憾,这次是信心满满冲着广坨山登顶来的,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居然又没登顶!
后来有人总结,关键是一聚大神来了,所以大家都没走通,因为广坨山就是不让他上成功。不过细心的人也发现,拍集体照的时候,雪豹用双手在一聚身上下了一道“符”, “广坨山的魔咒”,有照为证。所以雪豹登顶了,一聚登不了了。
808刚开始都没发力,悠悠的准备着热身,没想到这一热一直热到了返回都没机会发挥速度,最后实在体能无处释放又加量在宽滩子大沟里跑来回。
路好走,大家都没注意就走过了闷壶沟入口。然后鑫仔手台里大叫“走过了”,前面陆续返回。只有猎豹和海峰继续前行,他们准备顺穿,毕竟那是走山队大队伍今年上半年还走过的路线,鑫仔说这两人结伴放心。这时我们遇到放羊的,说这几条沟都能走,一直走上山梁(就是宽滩子向前猎豹他们走的)最好走。但他没说通哪座山。其实村民主要是走路通联,不会没事干去爬山登主峰。
随后后队变前队,进沟不久就是断崖。好在大家实力都不弱,又是刚开始爬,个个卯足了劲手脚并用,山沟狭窄,回荡着“嗯嗯哈哈”。
然后是大断崖!这下爬不上去了,擅长攀爬的京西山民等几人先上去,放绳子,一个接一个绳子上去,就是废时间,需挨个等待。
然后……然后是更大的巨壁断崖,右侧支沟能走一段,然后也是死路,大家在此左右山坡上下探,无法突围。我们几个钻了几把林子和陡坡都没有发现任何羊道的痕迹。此时,山民一个人攀上了两层左面的石壁,转山大哥则上了两层右面的山坡,但上面没有看到明显的路迹,对比计划轨迹看图,似乎只要从上面绕过去才是正沟,因为沟内轨迹都是漂移的,实际位置只能现场判断。大家只能返回找路。返回的大断崖绳子太慢了,于是又搞了几棵山上冲下来的树放下去。大家顺着树下。这种场面走山队是常有的,当初几条沟探路几乎多少都要遇上。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5: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迷径找路未果回撤
我和领队、好运等人是最后几个下来的,到回到正确的入沟口已经11点了,2个多小时走了有效距离2.5公里。
然后是明显的小道又走了一刻钟,这下看到前面挂壁路上大伙又止步了,前面是断崖,路断了。这说明他们走上了羊吃草的小路,顺着走到头羊就返回了。
此后大家又分头找路,这时我发现一条明显上升的旋转小道,于是上走,是直通一个小垭口的,很好走,于是大家都走过来,过了垭口又过一个看到底下山沟里明显的路,说明刚才没找对,但脚下的路再往前走越走越高不像绕断崖下沟的样子。于是大部队在一聚和山民带领下顺坡下沟,很快切到正道上。我此时做了决定往前继续走,因为沟里最后也要上升的,小路应该能接上吧。穿越快乐和好运也不想下沟,和我结伴。开始路还不错,转山大哥在手台里叫我们下沟吧,说底下看着前面都是断崖绕不通。但他哪里知道我们现在不靠山的一侧全是悬崖,根本就下不去啊,只能朝前走!好在这路确实还是以前人走出来的,一些宽的地方痕迹是明显的路,切过了三四处看似绝壁断崖的地方,过一个柳暗花明一个。但路实在难走,好多地方被树枝长死了,只容半只脚一只脚的地方不敢使力拨树枝,安全起见干脆爬着贴地钻过去。好运大高个手长脚长上下断崖有优势,但这地方把他整得够呛,怪不得回去路上跟火龙果说一路走得“直冒冷汗”。穿越快乐很生猛,但走不多远也要停下来歇歇,喝口水。绕第二个崖时,好运和快乐干脆往上爬了,比走这挂壁路好。我一看不对,上面远处都是突出的崖壁,没有路根本就上不去的,且大方向已经南辕北辙了,于是喊他们下来吧,毕竟脚下还有路,大不了回去。于是三人继续硬着头皮转山,此时别说拍照了,我的登山杖都老老实实收起来了,不腾出手来没法走。但我们坚信,这肯定是人走过的路啊,只是以前开辟走这路的人绝对是太牛了。

大概是转过第四个大弯,看到山沟里面的人了,一喊是鑫仔等几个,终于联系上了大部队,说明他们沟里的路好走,都在我们前面了,告诉我们沟里路明显。心里想着只要有机会就回沟里去吧。这时鑫仔叫我呼捕头,说是他探路现在回沟最后一个了,一直联系不到。等我们好不容易走到接近沟的地方,看到沟里一个人,是捕头,马上喊他,并告诉进沟遇岔往右走。原来刚才探路时他把手台丢了。12:50分,终于下到沟里。行百多米右手看到红布条跟着进,再一直走,越走发现越不对,沟里落叶很厚,石头也越发乱,看不到任何人走过的痕迹。此时鑫仔正在正道上等到了捕头,手台问他,才知道我们已经走过了他们的上山口,于是返回,不久果然看到了刚才错过的红布条。北侧有成熟小道。13:17分汇合了等我们的鑫仔领队和捕头,准备追赶。之前有前队说此路方向不对,与轨迹方向是偏离较大(扭了90度了,其实是下去后可以迂回水壶沟通南石洋大峡谷方向的,也可北上圆台但绕远路了),大家分头在规划轨迹附近找路,有的已经开始回撤了。于是我们干脆吃饭,等待前队消息。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手台里的消息都是没有路或者断崖。此时即便走到东南侧的支沟再北上圆台,路绕远了很多不说,前面路况也不会好走,即便顺利走到圆台再去广坨山,基本要天黑了。安全起见,领队决定大部队回撤,于是手台通知回撤。京西山民一聚等仍不死心的给半小时,走不通也回来。13:35分,808带着前队已经回撤汇合我们了,大家一起下撤。下撤路线没有走我们的挂壁小道了,毕竟说沟里路线成熟。不过,13:53分时,还是经过一处壶断崖,他们来时是从北侧石壁上绕过的,看着很险,小心行走没有危险,像山羊一样层层往下。
回看这道壶,来的时候有人是徒手上的。
又走约5分钟,看到右手侧(北侧)有崖壁石屋遗迹,旁边是挂壁小路,而我们走的挂壁路还在其上方高几十米的地方,沟里根本看不到。这些地方的山体类似于喀斯特地貌,一层一层的,以前在登望京坨时遇到过,每层之间基本不通连,有路的话就是在很巧的地方接通了。我们来时在沟上方几十米的地方转,近的时候能看到沟底,与人能大声对话,但就是走上挂壁路后就只能一条路走向前了。
此后到了我们来时大家找大路绕过的一段沟,808决定反正时间早直接从沟里下了,结果差不多时间我们汇合了,说明沟里也可走。
成熟的路已经第二次走了。这种宽度跑山都可以了。
强驴808是今天还没怎么爬就返回了,意犹未尽,后来下了山时间早就约了樵夫等人顺宽滩子往北走补课加量去了。
火龙果今天把帽子也爬掉了,幸好后来有人捡到了带回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5: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suhsu0812 于 2017-12-4 16:22 编辑

进村腐败
15:14分,到达幽州村。
村民很淳朴,有推着车卖苹果和枣的。苹果很小,不便宜,10元一袋,红枣10元一斤还行。然后大家酝酿着腐败了,因为猎豹和海峰已经登顶下山途中,但回来还要好多路,等着也是闲着,不如腐败。热闹的场面,我和鑫仔、转山大哥、快乐、山民、捕头、风影、好运、火龙果一桌,有炸小杂鱼、羊肉、土豆丝、柴鸡蛋等,还有饺子,上来就和转山大哥他们一瓶二锅头4人分(其余人分了另一瓶),又喝了几碗啤酒,山没爬高,酒喝高了。关键是山民和火龙果的“第三季”,这只有常在一起玩的一看就知道前面两季是啥片了。嗯好吃(其实肚子饿了)。
告诉我点啥(群主昨晚又……了,不,我也……了)。
这个镜头模糊了……
喝了会酒,808和猎豹他们就来了,于是又开始第二巡。
回来后复核路线,觉得我们如果不进沟,一直沿挂壁小路转,或者进了沟也要继续找左手位的上山小路转挂壁路,理论上讲只要小路不断,通出去应该是可以到圆台的。一下沟,就只能去南石洋方向了。
回去路上,大家借着酒兴在车上各种斗,反正我是被火龙果一路死磕,她的嘴比腿更厉害。我每次参加集体活动,哪个美女跟我一起走了,一到她嘴里就是“拐”,然后今天两个男的和我结伴她实在没啥说,也要说是我没有美女拐拐了两男的。808他们是补课平衡了一点,我感觉明天还可以像上周那样走个小山,刚说明天起得来还有个谭子港尖想去走,火龙果就马上大声断言:“徐徐你别说,明天你肯定起不来!”

为争口气,否则被她说中了那以后会成为把柄随时有被她拿出来挤兑的时候,于是第二天赶大早(实际上晚上只睡了3个多小时)去房山坐车,早早在群里发位置告知。估计火龙果看到了,于是有了以下群截图。
  回来后鑫仔计划下次再发广坨山,路线变变,到时候闲来一聚可以三战广坨山了,也算是值得等待他的第三次结果了吧。


                   水土徐徐 复写于2017年12月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6: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握手}{握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6: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6: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找到我没能上广坨山的原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8:10:08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9: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873661   381489   六条腿  我估计你用的两步路里没有。知道你肯定不回头{大笑}

点评

我这次吧闷壶沟当成熟路线走的,就下载了鑫仔的三条轨迹,没有研究。一早等车特地去问了走山大哥垭口上广坨山的两条路,就是没想到打听一下闷壶沟。你也不提醒提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4 21: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20:03:14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是酒不行,我带的两斤他们喝着跟水一样,你们村里买的都喝高了

点评

估计你那酒就是水冲的,没度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4 21: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21: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玩不问! 发表于 2017-12-4 19:19
873661   381489   六条腿  我估计你用的两步路里没有。知道你肯定不回头 ...

我这次吧闷壶沟当成熟路线走的,就下载了鑫仔的三条轨迹,没有研究。一早等车特地去问了走山大哥垭口上广坨山的两条路,就是没想到打听一下闷壶沟。你也不提醒提醒。

点评

我看照片帖子才知道的。之前没看活动帖子里的轨迹。我也没在意。看了我肯定说一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5 10: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