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426|回复: 8

[户外安全] 那一次,走到崩溃,走到绝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天,起了个大早,不到九点就到了甘字堡北面的美利坚大峡谷入口。不幸被穿得像西部牛仔的保安拦下,无奈只能向东去天皇山方向。半路见到一个峡谷有路,遂入。峡谷中有水流,有渠沟。越深入,植被越丰茂,灌木渐多。顺着溪流边的隐隐约约的小路逐渐上了东侧山脊,可见东边沟谷中的天皇山古崖居。不敢贸然下沟,遂沿着山脊小路向北攀升。看了看等高线,应该可以上到马鞍山,于是就继续爬山。这种冒失的想法,造成后面的结果。
  平缓的山脊结束后,攀升了一小段,小路止于一座碎石堆砌像碉堡的旧炭窑。再往上,没有了路,好在灌木还不算多,初夏叶子也不茂密。遂攀树直上山脊。到了支脊顶部。前面藤蔓灌木纠缠,仗着力大能钻,硬头皮横切过悬崖边的这段灌木,到达了乱石阵下。心想,乱石比较大比较好攀登,应该灌木不太多。可没成想,这段乱石阵耗费了2个多小时。乱石海上藤蔓纵横,手脚无着,攀登极其艰难,几度有回撤念头。汗水湿透了上衣,汗珠擦也擦不完。快五点了,乱石阵终于结束了,稀疏的小乔木底下出现了不高的草坪。我意识到,山顶快到了,遂加快速度,忍着干渴和灌木的刺痛,终于到达了山顶。照着之前说法,应该能在山顶找到铁三脚架。我从山顶向北走过乱石堆也没见到。后来才知道,铁三脚架已经没有了,只余不多的一段角铁在土坑下面。这也就有了第二、第三次来马鞍山。


  时间已近六点,天还不太黑。由于耗费时间过久,GPS手机都没有电。我用太阳判断出方向,沿着主山脊顺路向西南下降。过了一片乱石阵,路有点混乱,好在大方向没问题,重新找到了路。山脊小路至美利坚大峡谷垭口左拐下降。鬼使神差,没有选择下降这条路,继续顺着山脊向南前行。
  小路忽而上到山顶,忽而右切过山顶,路渐渐模糊,方向不明,灌木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难走。走得天渐渐黑了,望着压下来的黑幕、茫茫大山和深不可测的山谷,还有腰包里仅有的一小片饼干,空空的水瓶,一天没吃饭瘪瘪的肚子。咬着牙,抓着灌木下了一个看起来略缓坡的山谷。


  打开头灯,冲下灌木林,就是几个小断崖,仗着从小练就的攀岩本领,有惊无险地下来。最后,陡坡止于一个七八米的滴水断崖。顿时我傻了眼,这可怎么办?上去不可能了,只能想办法,小心地绕下去。从断崖右侧略缓的崖壁边抓着小灌木,蹭着往下走。忽然,灌木嘎嘎作响,我赶忙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又一丛灌木。一只手的灌木断了,整个身子歪斜了,摔了下去。
  万幸的是,摔下去的地方底下有许多灌木,我像抓救命稻草一样先后抓了好几棵,略略缓了下降势头。跌落到湿泥中,我才醒过味儿来,大难不死。仔细检查了一下,速干裤开了档,大腿上好几道灌木刮的口子,流着鲜血。从腰包里找出一点纸巾按了上去,止住了。奇迹的是,我顺着泥沟往下走,居然看到了从山上下来的好几个脚印,很清晰,应该是最近不久有人走过。绝处逢生啊,我兴奋地加快了速度,也顾不得腿上臀上的疼痛,执双杖飞奔起来。出了水沟,沟谷渐宽,有了大片草地,松树等乔木。顺着沟谷里清晰好走的道路,我到了一个水不多的瀑布上面,干渴一日的我一顿豪饮,把瓶子也装满了两个。白色的花岗岩,很有点云蒙山的特点,可惜水量不太多。


  瀑布左侧有个破败的活动房和护林碑,上有“白龙潭自然保护区”一些字。顺着瀑布左侧向上的小路绕下瀑布,走上废景区大路,两边有几座废弃的房屋。酸痛、疼痛、乏力,让我止不住想在这荒山废屋过一夜,可我一想,明天还要往前赶不知多少里的路才能坐车回家。我还是咬着牙,拖着双腿往前走,能走多少走多少,最少也得见到村落,这样明天就好回去了。
  大路走了四五十分钟,见到了灯光和护林房里的大爷大妈。他们抬起了杆子,让我往前走七八里到石盘口村里找地方住宿。在黑漆漆的大路上一个人走,凉风嗖嗖,夜晚渐冷。终于,我到了石盘口村。快九点了,初夏的村口,一些大爷坐着聊天抽烟。我上前去问,村里有商店没,有能住宿的吗?他们告诉我,商店在村委会对面,村委会有人央求一下没准儿可以住。我满怀希望,到了商店,要了两瓶啤酒,一袋花生米,喝着酒,和店主聊天。他说,今天村委会没人,还是让我去前面的常庄子,那里村大,离大路也近,也许能行。


  我在村里商店歇了一小会,恢复了点体力,问清了路,接着往前赶。中间一条路分了岔,左边路更宽,我就去了,结果到头是一个灯火通明机声轰鸣的砖厂。没有力气,退回去了,我直接沿着砖厂西边的田边小路向西走。望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用双杖支撑着没有感觉的双腿双脚,上上下下几条沟。
  夜里十一点多,终于看到了大沟对过的常庄子,沿着沟边路到了小桥,进了村。这村果然比较大,有大路,商店好几个。夜深了,街上没有人,只有清冷的路灯,照着我孤零零长长的身影。刚才是满怀希望地走,现在见到了村,顿时困意涌上了头脑。我顺着街里走了一会,也没见到亮灯人家。不好深夜打扰人家,自己在野外也过了几次,就这样吧。我顺着另一条村路,找到了一个没有锁的泵房,裹上救生毯,还是不暖和,毕竟才五月初夏。地面虽然找了点草,但还是不很平,救生毯睡了一会就里面结满了水珠,得擦擦再翻个面裹上。这一宿辗转反侧,根本没怎么睡。


  天刚刚露出鱼肚白,我就上了街里,在街口商店外面大石上坐了一会,还是困,就睡着了。被早晨的三蹦子和下地村民的声音吵醒。村里人看到我,有点诧异的眼神。大概衣服裤子破了,灰头土脸,脸上可能也有道子,真是远看像逃难的,估计近看更像要饭的。商店一开,我进去问有没有针线卖。店主是一对老年夫妻,大爷见我这狼狈相,问从哪儿来,咋弄成这样。我说爬山的从延庆过来,他一脸惊诧,说是白龙潭上山那条道老早就没有人走了。自己接过针线缝上裤子。大娘还让我到后院洗了脸和手,可算有点人样儿了。
  七点多,村里公交来了,我告别大爷大娘。这车只能到土木,就是那个明英宗被俘的地方——土木堡。现在除了土岗子,这里没剩下啥了,倒是国道边崭新的大牌坊蛮扎眼。想当年,50万明军被3万瓦剌军瓦解,明英宗被狼狈俘虏,呆在瓦剌大营没人理没人问,他老弟早已不管这个哥哥,任他自生自灭,这才有了后来的“夺门之变”。明英宗再次当上皇帝后,念及往昔,作了一些人事儿,如废除从朱重八开始的殉葬制度。


  无心下车逛逛,倒车好几趟归心似箭地回到了家。每每想起这一日,都后怕得紧。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奇迹的是,我顺着泥沟往下走,居然看到了从山上下来的好几个脚印,很清晰,应该是最近不久有人走过。绝处逢生啊,我兴奋地加快了速度,也顾不得腿上臀上的疼痛,执双杖飞奔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区,村与村之间,通常路远且难走。在第一个村子,随便找个地方歇一宿,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等高线图有时很坑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穿越方式如果真的出了事,搜救会很难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出自传了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文章真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艺高人胆大啊!下次记得带充电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