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3688|回复: 47

[户外轶事] 大洋彼岸的长征----西域老狐独行PCT日志(D37 - D4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5 12: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唯岳 于 2019-7-15 14:04 编辑


Day 37  2019-07-05 星期五,从PCT608到630,22英里。


又地震了!今天到得晚,8点多还在扎帐篷,突然脚下就抖了起来,感觉挺强烈。因为我扎营在一座大山下不远的地方,因此眼睛一直看着山,怕有山顶的大石头滚落下来,看来山还比较结实,没闹出什么动静。


早上7点不到就出发了,只带了两升水。9点多走了7.5英里,在一个路口看到了昨天小径天使美女提到的300加仑水,蔚为壮观摆在路边。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20.jpg

先敞开肚子尽量喝,喝饱喝足,然后再装。从这里到下一个补水点还有26英里(40多公里),今天肯定走不到。计算了一下,接着还要走15英里,路上喝3升,晚饭和明天早饭一共两升,明天早上10英里两升,于是背了7升水,背包陡然就重了起来。


从Tehachapi向北近百英里,PCT基本上都是在极为荒凉的沙石山上走,无遮无挡(图三)。Brenda开车送我上路时还说,最近天气不错,不算太热,只有摄氏30来度,没有高到40度以上。尽管如此,还是一到10点多,就燥热起来,也很难看到树荫,尤其是,还不能放肆喝水,小口小口地润一下嗓子,隔一两个小时,吞一颗盐粒(Salt stick)补充盐分和电解质。走到12点半,总算找到几棵丛生的高大带刺植物(见图四)提供了一小片树荫,赶紧歇下来,真的走不动了,而且一边太阳穴还有点微微的痛。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32.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38.jpg

还是照例用指北针测一下树荫的走向,把帐篷扎起来躲避那些闻讯迅速赶来的苍蝇蚊子。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4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53.jpg

喝了些水,在帐篷里倒头就睡着了,迷迷糊糊3点才醒来,爬起来一看,外面依然炽热难耐,于是坐树荫下补袜子(图七)。一个多月下来,已经穿坏了好几双袜子。有时才穿几天就破了。以前破了就扔,后来发现用创可贴内外一粘,还可以接着穿,一样舒服。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58.jpg

今天发生了糟糕的事,我的帐篷杆有个头断裂了。大概是前几天刮大风晃来晃去造成的。这个帐篷跟我走了一趟3500公里的AT,现在又在PCT上随我一个多月一千多公里,终于开始有问题了。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603.jpg

今晚幸好风不大,在避风处勉强扎好营。但这样不知能坚持多久,明天若走得顺利,要经过一个通公路的山口,在想是否搭车进城找户外店去修一下,或者再坚持几天走到Kennedy Meadow(简称KM)去修。我的鞋也开始破,鞋底基本磨平,预先邮寄有新鞋在KM等我,希望能坚持到那里。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607.jpg

现在在还时不时小震,希望不要影响我睡觉,明天准备起大早趁凉快赶路。



图一是晚上扎营时顺手拍的日落。
微信图片_2019071512450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12: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说过每十天集结发一个帖子,发这个的时候标题就写好了D37-D46,谁知老狐走到D45那天,就被西部女匪绑去做了压寨老公,熬了10天才找到机会挖了个狐狸洞逃出来,所以D46拖延到今天才发。


Day 46  2019-07-14 星期天,从PCT644到656,12英里。


看看我今晚的扎营地,在海拔3600多米的高山湖边,简直美得不可言状。这要归功于国家公园巡警美女克丽丝(图七),是她告诉我这个地方的。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910.jpg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824.jpg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841.jpg

昨天到孤松镇已经晚上7点多,安排好住店洗澡吃饭(麦当劳)之后已快9点,然后躺床上喝啤酒写日记。自从7月2号之后就再没睡过床,都忘记了人类原来还发明过床这么个好东西。


早上不到7点就起来,喝了旅馆房间里放的咖啡,吃了几个昨天晚上买的糖三角。然后上街去洗衣店洗衣服。


孤松镇就一条街,从头到尾最多800米,全是旅馆餐馆和各种小商店。这是个季节性的旅游小城。其城海拔虽然不到1000米,但一条公路从城里蜿蜒上到海拔3000多米的西耶拉(Sierra)山脊下的草原,从那里出发,许多登山小径分别上到各个不同的山,尤其是邻近美国本土最高峰惠特尼山,因此吸引许多户外爱好者来此。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854.jpg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900.jpg

9点左右,在街上闲逛,心里十分郁闷。原来计划下午找车回山里,但打了几个电话后发现从城里回到山脚下的马掌草原(Horseshoe Meadow)相当不容易。马掌草原虽然是在山脚下,但海拔一万多英尺,从3000英尺的孤松镇开车去,虽然只有20英里,但山路陡坡急弯,十分难行,所以司机开价至少60到80刀,我又是一个人,没人分担费用,榔头和Tom几个都要在镇里住几天消除疲劳。


镇里有个叫海拔(Elevation)的小户外店,店主是个很阳光的越南裔小伙子。昨晚经过时进去和他聊了几句天,还看了一下店里的手套。聊天时他曾建议可以站在路口举个牌子写明去哪里,运气好会有车停下搭我过去。


这时想起他的话,于是又进到店里想进一步咨询此事。他说,现在爬山的人很多,不少人愿意方便徒步客,有时比花钱找司机更快。听他这一说,我问下午好搭车还是上午,他说当然上午,大家上午去爬山,下午回城,我一看表,已经9点,问是否太晚,他说不晚,时间正好,要我赶快回旅馆收拾东西,他帮我写牌子。


9点半我背着大包到店里,他正在一块硬纸板上用粗笔写着: 马掌草原,还画了个马蹄铁和一个徒步者。正写着,一个店里买东西的中年妇女问我几个人,我说就一个。她说他们正好要上山徒步,车上正好还有一个空位,可以带我走。这运气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我千恩万谢店主小伙子(匆忙中却忘了问他名字,不应该),出门。车主说他们要办点事,半小时后出发,这也正好合我心意,赶紧去麦当劳再吃一顿。麦克和南希夫妇圣塔芭芭拉市来,准备下周带童子军爬山,这周带孩子来探路爬山,正好被我碰上了。图九是我和他们一家合影,左边是他们的两个孩子,一个9岁,一个13岁。图八是和他们分手时,南希替我照的。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919.jpg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914.jpg

下午四点多走进了这个国家公园(图三),来加州之前我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如何翻译,哪位加州的或见多识广的朋友知道这个国家公园的中文名字吗?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847.jpg

刚进公园边界,碰到图七中的公园巡警,和她聊了一会儿。看她年纪似乎不大,却已经做了十二年半巡警。这是个季节工,只能工作半年,工资不高,每天要重装沿小径走几十公里,十分辛苦。不是真心喜欢户外和大自然,是做不了的。而她一做就是十二年。就是她告诉我,在两个扎营区中间有个很漂亮的湖,湖边也可以扎营。
微信图片_20190728120905.jpg

明天只要走十英里多就会到惠特尼山下,后天登顶。



统一感谢: 原来这就是红杉国王峡谷国家公园,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第一次来加州,事先功课也没有做好,一直以为这个公园在北加州。


点评

老狐运气真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9 16: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2: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38  2019-07-06 星期六,从PCT630到651,21英里。


今天一边走,一边感叹,人的生命在大自然中实在脆弱渺小,一个人的生死存亡,有时不在于你活得多么谨慎小心或做任何事计划缜密万无一失,而在乎瞬间的一念之差和某人做的与你完全无关的善举。


我这不是故作高深玄虚或无病呻吟,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上的生死毫发之间。


昨天因为暴热和缺水,直到走到扎营地之前,一路都在盘算, 是到地方扎营,忍着晚上少喝水睡觉的难受,还是再往前赶几英里路,更靠近水源地一点。晚上走路天气凉消耗水会比较少,只是前面一路都是爬几千英尺大山会比较累。
7点45分走到营地时还在犹豫,突然眼前一亮,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前面树下排着一大片水瓶!当机立断,有水喝不走了,就地扎营喝水。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652.jpg

牛马痛饮之后,开始扎营,大约8点20到8点半左右,地震开始了,并听到远处有石头滚落的巨大声响,但不在我扎营处正面。图二是我面对的山,实际上山更陡,离我也更近,照片上没显示出来。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659.jpg

今天早上出发,沿着PCT小径爬到山的侧面,赫然发现两道从山顶穿过山腰的小径直划到山底的土沟,昨晚地震把两块房子大小的巨石震落了下来,除了这两道沟,地上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划痕。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18.jpg

我算了一下,如果昨天我状态好,尤其是没有那些水,也许我会不停留继续走,地震发生时,我应该刚好走到这个地带。倘若此,别说被那巨石碰一下就足以粉身碎骨,就是拳头大小的碎石砸到脑袋上也会要命。那种情况下,夺命和活命的几率,最多也就是五五开。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22.jpg

平心而论,谁也不知道那时会有地震,趁凉快多赶路,以便次日早取水,也是合理的想法。要不是我实在有点累不想走,尤其是突然有了充足的水,更没必要赶夜路,这两样加起来,让我没有走进险区。小径天使成了我的救命天使。
放水的人并不认识我,也不是特意为我放的,只是他们的善举,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和特定的机缘,巧合地救了我一命。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26.jpg

今天早上爬升两千多英尺,边走边看上面,生怕再有落石滚下来,直到上了山顶才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蛇看得比较多。昨天下午猛然发现一条响尾蛇横在路上,离我就两米不到,蛇已经发出哗哗的警告声,蛇头竖起对着我。赶紧停下不动两相对视,过了几秒钟(当时感觉时间好长),响尾蛇慢慢游进路边草丛。这时才想起掏手机,为时已晚。今天也是下午在路上,这条蛇比较安静,而且不是响尾蛇,我好整以暇拍完照,看它还不走,于是用登山杖挑了点沙土扬过去,它才游开。这几天蛇多,不知道与地震有没有关系。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33.jpg

今天在路上看见有人摆出来650的图案,走了650英里,总算把PCT的零头走完了。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38.jpg

今天下午5点不到走到一个免费公共营地,营地中心有两个大凉亭,其中一个周围摆满了水,桌上放着几个大冷盒,上面写着给PCT徒步者。难道今天有小径神奇,因为我到得太晚错过了?正要捶胸顿足,忽然在一个冷盒里发现了一包小胡萝卜,赶紧拆开抓着往嘴巴里塞,那架势好像有人要和我抢一样。自从上周二在洛杉矶吃了几个橙子,到现在天天暴热中赶路,一丁点蔬菜水果都没有见着,除了能量棒土豆泥和干面饼,就是脱水食物。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43.jpg

除了胡萝卜,还翻出一包面包和花生酱,正吃着,来了一辆车,是一对小径天使老夫妻开车送几个搭车的徒步者过来。看我在吃东西,问我要不要可乐,我喜出望外,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喝了三罐。玉液琼浆啊!


然后那位叫萝拉的老太太又搬出一个西瓜 切开大家吃,我一口气吃了4块。今晚这一顿,比吃宴席还开心。


图九,中间两位是罗伦斯和萝拉夫妻,旁边两位是搭他们车回来的徒步者。
微信图片_20190715125747.jpg

据说暴热的地貌到这个叫Walker Pass的地方就基本结束,前面的山一座比一座大,不过水源似乎开始多起来。


明天下一个水源地在13英里外,不过要爬升两千多英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3: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39  2019-07-07 星期天,从PCT651到626,25英里。


首先谢谢大家的慰问和祝福,感激不尽!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234.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240.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246.jpg

今天一路爬山,一路看见前天地震造成的落石和泥石流(图四到图七)。有的路段被冲垮宽近20米,如果当时正好有人走在那里,断无幸存之理。老天爷对我们这些苦行僧般的徒步者还是相当的仁慈,如果地震再早两三周高峰期的白天发生,那时每天都有大几十近百人行走,肯定会造成不少伤亡。PCT就像一根细线,在丛山峻岭中绕来绕去,老天爷想要扯断它,实在是轻而易举。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250.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254.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25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304.jpg

果然,过了行者山口(walker pass)之后,天气凉爽起来,虽然大中午依然热,许多路段也是无遮无挡,但是因为有风,空气不像前几天那样燥热难耐。不过山是越来越大,爬升越来越多。今天上午一口气爬了两千多英尺(图八),下午又连续爬了一座700和近两千英尺的山(图九),再加上一些上上下下的坡,今天总爬升量超过5千英尺,虽然只走了25英里,但真有点累惨了。好在今天水源地相对隔着比较近,最远的一段只有13英里,一般只相隔5英里左右,所以不用背太多的水,最多只带4升。就这样,爬升时依然喘得只恨背包沉重。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308.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312.jpg

其实我的背包现在是最轻的时候,只剩下明天一天的口粮了。后天中午就可以到名叫肯尼迪草原(KM)的小镇。我的新鞋,食物和过雪山的冰爪等装备早已邮寄到那里。准备在那里休整一天,然后就要开始新的一段风貌完全不同的跋涉,据说最难,但风景也最美。


期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3: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40  2019-07-08 星期一,从PCT676到702,26英里


今天一天路上都没有信号,昨天写的日记也发不出去,希望关心我的朋友们不要因此担心。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14.jpg

今天一口气走了26英里,到了肯尼迪草原小镇。晚上在一家餐馆提供的免费营地扎营(图九)。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55.jpg

昨天走得太累,早上闹钟上到5点,却不想动,迷迷糊糊到6点,看到爬上山头的太阳光已经照到了帐篷顶,实在不好意思不起来。


出门走了5英里舒服的下坡到谷底,就开始爬海拔8000英尺(约2600多米)的大山,总爬升2500英尺。因为昨天走得辛苦,今天原来只打算走18-20英里,然后明天早上走两三个小时到镇里吃午饭。没想到今天状态不错,既然这样,就一口气走到算了,赶到镇里吃晚餐。


7点17分到,但餐馆正餐只卖到7点,7点到10点只卖小吃。小吃就小吃,先要了瓶比利时啤酒,然后要了大号炸薯条和一份炸鸡翅(图六--八),先痛吃一顿,然后才赶在天黑之前把帐篷扎好,然后去洗澡,这才感觉浑身爽透了。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4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47.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50.jpg

今天下午越过了700英里大关。这个星期,从7月3号上路到今天7月11号,6天里走了5个马拉松多,一共136英里,成绩还不错。南加州的沙漠地带总算走完了,下面开始要爬雪山了。今天下午在山坡上,已经可以看到天际远处连绵的雪山山脉。下午快到肯尼迪草原时,路边小河湍急(图二图三),都是雪山上下来的水。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1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2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28.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0838.jpg

点评

欣赏美景美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0 16: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3: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41  2019-07-09 星期二,休整中 0英里。


不论什么人,不论什么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要以为自己牛,也许就在平常的地方,随便一个不起眼的人,一不小心,就可以牛得一塌糊涂,让你另眼相看。

在我扎营地旁边有一个户外小店,所谓店其实就是一个大货车车厢改装而成。不过,门面虽小,但徒步装备品种相当齐全,而且都是精品,价格也非常合理。店名叫大三元户外店(Triple Crown Outfitter)。店老板娘中年妇女一个,和蔼可亲,有问必答,感觉户外知识相当丰富,于是和她聊了起来,然后听她不经意地说到,AT, PCT和 CDT这三条美国经典长线(俗称大三元),她各走了两遍!老天爷,这三条线,谁走过其中一条,就可以吹牛得不行,谁要三条全走完,那就牛到天上去了。她竟然走了两遍,然后窝在肯尼迪草原这个总人口只有65人的小村落开这个赚不到什么钱的小店。这不就是金庸小说里写的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吗?后来再说起,才知道她就是PCT圣经级的指南书(图四)作者YOGI。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08.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12.jpg

如此牛人,却又如此低调平易近人。对来买装备的徒步客各种问题耐心解答建议,毫无高人一等祖师爷(奶)的姿态,虽然她完全有这个资本。


我的帐篷杆前几天断了一个头,到店里问是否可以修,她让我问她丈夫,他一听我帐篷的品牌和型号,说他可以修,让我把杆拿店里去。很快就在店里找了一段一模一样的杆帮我换上,而且一分钱不收(图五)。再聊起来,他当年竟然曾参与这个品牌(Big Agnes)的设计,是最早试用这款帐篷的人。这一对牛人夫妻,实在令人肃然起敬。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17.jpg

肯尼迪草原名义上是个镇,其实一共只有65人,而且基本上是牧场农庄(图一),每一户之间隔着老远,一共就一家小商店(图二),一家餐馆,和这个季节性的小户外店。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355.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00.jpg

但是在PCT线上,肯尼迪草原却是一方重镇。它坐落在南加沙漠和中部内华达山脉中转点。徒步者会在这里换装,购买或预先邮寄来走高海拔地区的装备,如冰爪,冰镐,羽绒服,加厚睡袋等。


另外,之前700英里的高热沙漠徒步已经弄得人精疲力尽,徒步客到这里也需要好好休整,恢复体力,采购食物,补给装备,然后开始爬动辄海拔三四千米的大山。


我预先往这里邮寄了鞋,冰爪,食物,防寒手套和帽子等,今天拿到,根据需要重新整理了一下。同时还在店里买了头灯用电池,燃气罐和手纸(这个可是重要无比)。


下午没事,和一帮小年轻聊天,入乡随俗抽那种特别的烟。喝了一罐啤酒,再把那种烟一抽,人就晕乎了。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22.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27.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31.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1435.jpg

想来想去,明天还在这里晃荡一天,后天精力充沛的出发比较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3: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42  2019-07-10 星期三,继续休整,0英里。


早上5点钟,被一片嘈杂声吵醒,营地里有大批人马今天上路。心里有点后悔,昨天要是抓紧时间收拾好,也不是那么懒散,今天也可以跟他们一起走了。过雪山走激流,人多一些比较安全。后悔了几秒钟,翻个身又睡着了,一直到太阳罩住整个帐篷,开始热起来。看看表,已经8点。


昨天说到那对牛人夫妻,忘了给Max拍照,今天补上。
微信图片_2019071513224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2249.jpg

早上9点小店开门,我去买了点东西,又和YOGI聊了会儿。问她11月份店关门后他们去哪里,她笑说,哪儿也不去,在家睡觉。习惯了这里没有交通堵车的环境。说实话,经过肯尼迪草原的这条公路,一个小时有一辆车经过就不错了。实在是太安静了。


后来Max来了,跟他聊起来,他说冬天有太多的计划,要去哪里探条路,哪条小径还可以往哪座山延伸等等,说得兴奋不行。我问,YOGI跟你一起去吗?他说,她呆在家,家里有两条狗,走不开。他们没有孩子。YOGI54岁,Max48岁。


5点关门,他们把店外的东西往里搬,我又去买了两条能量棒明天路上吃。看他们忙着,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你们这个店能让你们维持生计吗?Max笑问,你想投资吗?YOGI问,你想买这个店吗?我说都不是,只是想你们这么尽心服务徒步客,靠什么谋生。YOGI淡淡地说,还是稍微可以赚点钱的。


在肯尼迪草原需要补充的最重要之物是熊罐(图三)。穿越内华达山脉几百英里,熊罐是强制性必带之物,路上如果被巡山警察查到没有带熊罐,会被驱赶下山,甚至会被罚款。
微信图片_20190715132258.jpg

山里熊多,为避免熊伤人,夜间扎营,所有食物包括有气味的药物都要装熊罐里,放在远离帐篷之处。熊罐是硬塑料制品,盖子紧锁,熊抓不破打不开,即使闻到味道也只能悻悻离开。熊若伤人,必定要被击毙,携带熊罐,既是保护了人,同时也保护了熊。


我觉得,户外爬山第一重要的装备是鞋,其次是背包。衣服差点没关系,鞋不好,脚受罪不说,严重的还会影响腿部韧带和关节。如果大冬天在山里鞋破裂或断成两截,那就等死吧。


走AT我穿的是重装鞋,虽重但结实,走了1500英里,鞋还没有坏。但是走PCT,攻略上说最好穿超轻山地跑步鞋(trail running shoes),走暴热沙漠地透气,走内华达山脉不停淌水速干。


我以前没有穿过这类鞋爬山,对其没有概念,主要是不知道这种鞋对负重爬山的支撑力如何,其次对它的耐磨性没有概念,不知能穿着走多远。于是先在网上做研究,选了几种网评性能优越的,然后到户外店REI试穿,最后选了一双TOPO品牌的越野鞋。该鞋被今年的美国背包客杂志评为越野鞋第一名。
微信图片_2019071513230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2309.jpg

鞋选好了,但一双鞋能穿多久?下一双我要邮寄到哪里?我计划邮寄到肯尼迪草原,第一双鞋走完700英里沙漠,穿第二双新鞋爬雪山。为此还特地请教了走过大三元的小飞侠张诺娅。她说,以我长期跑步的训练,腿会抬得比较高,不会拖着脚走路,不费鞋,一双鞋应该可以走到肯尼迪草原。但如果保险起见,可以把鞋邮寄到558英里处的特哈查皮镇(Tehachapi)。我犹豫再三,还是冒险把新鞋(图六)和其他东西一起邮寄到了肯尼迪草原。


事实上,张诺娅的两个意见都是对的,这双鞋坚持到了肯尼迪草原。但是,走到特哈查皮时,鞋底的齿基本磨平,鞋帮也开始破损,爬山碰到流沙的上坡脚下打滑,走起来格外吃力,而下坡时抓地不好,让我滑了好几跤。而且鞋底磨得很薄,到最后好像脚与地就隔着一层薄纸,十分的接地气。为了不让脚受伤,最后一周从特哈查皮到肯尼迪草原两百多公里,我走得十分谨慎,极力避免脚踏在尖石头上被硌伤。好在平安无事,明天可以穿新鞋走路了。


考虑到走大山走雪地淌溪流更伤鞋,第二双鞋只计划走400英里左右,届时再换第三双鞋。


如果PCT完整走下来,估计至少得费掉5双鞋。


明天早上上路,今晚到餐馆吃了一个最大的汉堡,外加薯条和啤酒。下一次再食人间美食,要到11天之后了。
微信图片_20190715132316.jpg

内华达山脉的西耶那路段,山高路远荒凉,如果中途补给,需要走好几英里下山到公路,再想法搭车去几十英里外的小镇。来回至少一天半到两天。为了节约时间和精力,我准备了11天的食物装熊罐里,希望能一口气走到下一个比较近的补给点。虽然重负,但是好在不用背很多水,携带两升就足够。而且,每天吃个不停,背负会越走越轻。只希望吃到最后不会饿肚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3: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43  2019-07-11 星期四,从PCT702到721,19英里。


今天下午4点半不到就歇下开始扎营了。印象中走PCT至今,除非是进城,还没有这么早扎营过,也很少一天走得低于20英里。如果下一个营地在三四英里外,我会走过去,可是在7英里外,而且还要再爬升一千英尺。今天爬够了,不想动了,溪边扎营。


早上5点多起来,收拾完,6点半坐车到PCT路口,6点40开始徒步。今天爬山起点比较高,从海拔6千英尺开始,到12点,爬到海拔8400英尺。大概连吃了两天大汉堡,2400多英尺的爬升没感觉太累。一口气4个多小时爬到了山顶,上去一看,竟然是一大片高山草甸。一条小河缓缓流过,野花随意开着,远处的雪山在阳光下十分明亮(图六七八)。简直就是世外桃源的景象。记得小时候读过一本内蒙古作家玛拉沁夫写的短篇小说集,书名叫花的草原。书里写的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但眼前的景象让我脑子里浮现出这四个字:花的草原。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41.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45.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49.jpg

告别了沙漠,今天爬山一路有水相随。背包上挂了两升水,渴了就大口喝,喝完随时补充,感觉好极了。而且都是山上融雪流下来的泉水,味道甘美,比山下那些小镇带点咸味的自来水好喝多了。


下到河边,沿河走了一段草原小路,然后又开始爬山。从海拔7600英尺一直爬到9600英尺。不过下午这段两千英尺的爬升感觉很累了。我想,一是太阳暴晒人疲乏了,除了中间有一段是在红松林里行走赏心悦目(图五)二是毕竟海拔快三千米,负重爬山气喘得比较厉害。带了11天的食物,今天第一天,背负最重。以后会慢慢轻下去。不过,看看前面的路,以后一天爬升个四五千英尺会成为新常态。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38.jpg

图一到图三是我扎营的周围环境,三面环山挡住高原风,到处郁郁葱葱。一条小溪从高处山涧流下,清澈冰凉。趁着太阳光驱走寒气,赶紧擦了个澡,然后打水做饭泡茶。吃完喝好,把所有食物包括垃圾都装入熊罐,拿到远离帐篷20多米外的地方放着,免得招熊。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20.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25.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2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33.jpg

图九是昨晚睡觉前在营地小路上发现的。开始以为是蚯蚓,可是蹲下仔细看,有头有尾,应该是条小蛇,红通通的全身半透明,大约是刚孵出不久。幸好是夜晚,如果白天,估计就成了大鸟的口中食了。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253.jpg
说起鸟和捕食,想起前几天在山里看见一只灰褐色斑鸠大小的鸟,头顶竖着一束王冠一样的毛。那只鸟一看见有人来,立即垂着翅膀一拐一拐地往远处跑,它身边的几只小鸟赶紧往草丛里钻。这一下子让我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书和文章。


上小学时,在家里翻到几本中文版的苏联户外杂志“森林报”,里面刊载了各种有趣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写到,有些母鸟一遇到危险,就立即垂着翅膀,假装受伤跛着跑,以吸引猎人或动物去追赶,好让雏鸟有机会藏起来。


这个故事几十年前读的,从来没有想起过,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事,这次竟然真的看见了。而且那天一共遇到过三次一模一样的情况,都是母鸟耷拉着翅膀跛着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我。第一次看到觉得新鲜,连看几次就觉得好笑了。心想,小样!老子现在是在大太阳底下赶路,没时间心情陪你玩。不然,我故意去假装抓那些正在躲藏的雏鸟,然后看看你会怎么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44  2019-07-12 星期五 从PCT621到638,17英里。


今天只走了17英里,没完成预定目标,而且损失惨重。


昨晚睡得太香,早上睡过了,快7点才醒。8点半才出发,晚了近两小时。


今天爬升不到3000英尺,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海拔3千米左右跋涉,多少还是有一点感觉,容易累。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34.jpg

不过,一路往上走,风景是越来越好了。远处雪山连绵,越来越近。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3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4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48.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52.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56.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901.jpg
原计划今天至少走23英里,觉得应该容易完成。晚出发两小时,误了不少时间,下午三点,爬上今天要爬的最后一个大山,看见一位老者(图一)在树林里大雪堆边休息,融雪烧水,和我打招呼。我想休息十分钟喝口水再上路,不料和他一聊竟然聊了半个多小时。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827.jpg

说Tom是老先生,其实他才55岁,比我小多了。几年前一场大车祸,包括脊椎骨在内全身十多处骨折。至今脊椎骨上还打有5个钢钉。

伤好后每天全身痛,各种止痛药包括 吗* 啡* 和 毒* 品* 可* 卡* 因* 不知吃了多少。一周见一次医生,每次见医生都要捧回一大把药。各种吃药的副作用让他全身毛病。最后,用他的话就是把药都扔了,不再见杀人医生,开始爬山。爬了几年,身体慢慢好起来,减重了50磅。身上虽然还疼,但比以前减轻了许多。

他说以前在PCT上走过很多次短途,今年决定走全程,没想到碰到20年不遇的坏天气。他的包很轻,连帐篷也没有,说用了几次,不喜欢,送回家了,现在每天就这么牛仔式露天睡。他的胳膊上刺的是PCT全程路线图。

和他聊了好久,看看再不走来不及了,和他告别。走时看他没水,想着我再走两英里就有水源,于是送了他一瓶水。不料走到水源处,发现水在大坡下,来回爬坡打水花了20多分钟。再算算时间,的确有点晚了。要是不给他那瓶水,我可以坚持到目的地的。做好事总是要付点代价的,少走了6英里。

今天损失惨重,丢了一件薄软壳衣。衣服丢了也还罢,我还有一件羽绒服作为替代。可惜的是,衣服口袋里有一双超薄防水抓绒手套,特意为走雪山准备的,结果一次没用就没了。实在心疼。

早晚天冷时穿,开始走热了就塞在背包和顶包之间。这两天因为那里多了个熊罐,塞得比较紧,大概衣服没塞好,滑了出去。什么时候丢的也不知道。

下午三点见到的Tom,他后来也赶到了这里扎营,他说一路上没见到我的衣服。那就是说更早的时候丢的。回去找吗?一想到要下几千英尺的山,然后又爬回来,心里就有点打鼓。不回去找吗?没手套过雪山也许会吃苦。另一个办法就是明天正好要经过一个山口,沿小路走两英里下山,然后想法搭车去20英里以外的小镇户外店买双手套对付着用。唉,总之很麻烦。
微信图片_2019071513390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4: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唯岳 于 2019-7-15 21:49 编辑


Day 45。2019-07-13 星期六 从PCT738到744,6英里。


今天在PCT上的成绩只有6英里,实际上今天狂奔了将近30英里。


昨晚发现衣服和手套丢了后,躺着帐篷里盘算怎么办。Tom的办法最简单,明天跟他一起下到公路,搭车去20英里外的孤松镇(Lone Pine)户外店买。不过,我想来想去,总有些不甘心。


我在想,昨天中午12点多,我在离扎营地7英里处吃中饭,碰到一个走几天短程的,叫Rob。另外,还有两个老家伙,一个美国人,叫榔头,一个捷克人,叫波波维奇,他们早上差不多和我同时出发,但他们几个都比较慢,在我后面扎营。


我于是设想,如果我早上起来轻装往回走去会他们会怎样?衣服肯定是掉在路上,昨天一天没有刮风,衣服肯定还在路上,不论是谁,走过一定会看到。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他们中有人捡到了带上来给我。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们跟我都不熟,不会知道是我的衣服。而且,爬山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动别人的东西,而且也不愿意给自己已经很沉重的背包上添加任何重量。


其次是他们中有人看到,虽然没有捡,但记得位置。而在这中间,最好是Rob看到,那就是说,衣服在7英里以内。如果他没有看到,那就远得难说了。


闹钟上到5点半,结果5点15分就醒了。在帐篷里喝咖啡吃早饭(蚊子实在太多太凶悍)。收拾好东西,把大部分装备留在帐篷里,背包里只装了一件羽绒服,冲锋衣,头灯和一瓶水,滤水器,一块能量棒,一个能量胶,总重量只有几磅而已。6点半正要出发,Tom蹒跚过来了,说他的大麻电子烟没电了,要我帮忙充电5分钟。我充了8分钟交还给他,6点40出发。


走了刚一英里,碰到Rob爬上来了。他说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看到我的衣服。心里一沉,衣服看来掉得远了。再问,他说榔头在他后面。ROB也劝我不要去找了,他的车停在山下路边,可以开车直接送我去孤松镇买手套。我说再走几步去问问榔头,如果他也没有看到,我就回头,跟他一起下山坐他的车去镇上。


于是又走了一英里,碰到榔头。他说看到衣服了,并打开电子地图指出地点,我一看,在10英里外,来回得20英里,还得爬几千英尺的山。他也劝我不要去找了,跟他一起去孤松镇。


我站那儿想怎么办。衣服和手套虽说是精品,但也都是半价打折时淘来的,加起来也就150刀。丢了虽心疼,也不至于吐血。但就是心有不甘。想着下山去买得花上一天,回去找来也是一天,不就是花点脚力嘛。这样一想,一咬牙就告别了榔头,往山下奔去了。下山很爽,但等会往回爬时都得找回来。


想着还有回头路,以及还要背重装包,不敢跑,只是尽量快走。走了7英里半,迎面碰到几个徒步者,都是在肯尼迪草原见过的。他们告诉我,衣服在两英里处,他们还把它从地上捡起来挂树上了。


谢过他们,继续前行。果然走了两英里,看到了衣服(图一)。看看表,9点半。9.70英里,两小时50分,一口水没喝,一分钟没停,一口气走到。
微信图片_20190715135941.jpg

拿到衣服装包里,喝了几口水,立即往回走。


回程开始热起来,而且是一直爬坡。因为轻装,大约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几千英尺也没有太多感觉就上来了。


回到营地,下午1点10分。停表(图二),将近6小时,19.39英里,爬升3891英尺。加上中间打水过滤和休息吃路餐,一共6个半小时。
微信图片_20190715135946.jpg

这时才感觉到了累。吃了一个能量棒,一些牛肉干,喝了半瓶水,把帐篷移到树荫下,甜甜地睡了一个半小时。图三是帐篷里坐帐观天。
微信图片_20190715135954.jpg

图四是路上所见巨大的蘑菇。
微信图片_20190715135959.jpg

图七是倾倒大树的树根,什么叫盘根错节,这就是!想着如果把树干锯断,翻过来朝上,做成桌子,装个玻璃桌面,应该蛮有味的。
微信图片_20190715140014.jpg

睡觉起来,撤帐,装包。前几天有朋友问熊罐怎么装包里,图五就是。图六是全部家当都装包里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190715140004.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40008.jpg

孤松镇本来没打算去,下山要走2.5英里,还有想法搭车20英里,有点麻烦。所以装了10天的食物,准备一口气11天走到下一个补给点。本来打算最后一天要饿半天肚子的,现在找衣服又浪费了一天,食物有点欠缺了。想想既然可以为一件衣服走20英里,那么为一个汉堡一罐啤酒走5英里似乎也不是不可以。于是理直气壮只走了6英里就从岔道下山了,在公路边搭车来了孤松镇。


昨天晚上还在想,如果不给Tom那瓶水,我可以多走6英里,虽然自我安慰做好事总要付出代价,但心里多少有点遗憾,今天拿到衣服时想,要是昨天多走了6英里,那今天来回32英里,这个距离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去拿衣服了。
上个星期,别人给我一瓶水,救了我一命。昨天,我给了别人一瓶水,救回了我的衣服。福报竟是如此神妙。


今天一路,从Tom,ROB到榔头,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为了一件衣服来回狂奔20英里。其实说心里话,如此疯狂主要不是为衣服,而就是疯狂,那种遗憾,那种气愤,还有也许是自我惩罚。
微信图片_2019071514001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5140023.jpg

小时候,有个小伙伴提前他读的一本书叫胜利属于坚强的人。当时大家玩得正嗨,于是我随口说了句,胜利属于疯狂的人。大家都说好,有一阵还成了口头禅。那是1969年,时年13岁。50年过去了,至少在今天,胜利依然属于疯狂的人。



点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0 18: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5 20: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维岳大哥辛苦啦!

点评

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5 21: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