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查看: 2981|回复: 3

[游记] 朔风日色耀荒草,巨龙隐没走泥丸 —记驴途逍遥徒步黄楼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2 22: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朔风日色耀荒草,巨龙隐没走泥丸 ——记驴途逍遥徒步黄楼院长城


引子

先用一首诗来记载此次徒步之行:

风剪清寒碧透天,万山奔凑若涛连。
溯溪寻径汗如雨,翻岭越阶尘断烟。
苍冷古楼犹有势,巨龙隐没似成眠。
层岩白草埋遗骨,铁马不鸣勒燕然。
高踞峰头才饮罢,大旗一举觅平阡。
危崖四面何方去,野树迷离重入巅。
斩棘批荆鹰起落,谷幽积雪路回旋。
三军嬉笑徐徐走,归处冰流云影绵
连着五六个周六的户外之行都笼罩在阴郁的北方冬日下。因此当获知1214日是个大大的晴天,而且白鹰本次选择的黄楼院长城,也是我从未去过的所在,所以那一天是让我很期待的一次徒步之行。


早起,先生把我送到了集合地点,很尴尬我是最后一个到达的队员,还未坐稳车子已经启动。
一个半小时的昏昏欲睡正当时,徒步出发点已然到达。20人鱼贯而下,清洌的空气让大家立刻无比清醒。哆哆嗦嗦地拍了合影(林林7大哥拍摄),有几个人已经跑步前行了。
行程预热
天蓝蓝的,向我们展开美丽容颜,山脚下的村庄静悄悄。
沿禾子涧路约行六七分钟,向北折返离开公路走在山间土路上六七分钟后,大路右侧一处青砖石瓦但显然已遭荒弃的房子,其墙体上蓝色大字“黄楼院长城”,正指向我们此行要去的主要目的地。
路左侧宽阔的低沟内有大大小小石块,潺潺流水声音不绝,路上还有上两周的雪。东方,太阳已跃向山头,落尽繁华的树,静立田野与荒草共同构成冬季极简画风。
此时,大家走热了,陆续脱下厚衣服,前队早就无影无踪了,只在手台里展示声音。
这段路非常舒服,碧蓝的天空,几簇羽剑般的云彩刺向远处山脉,黄草驯服地倒向两边,金灿灿的把小路明显地裸露出来,锗黄色碎石块时不时地散落,海拔越升高越多。
左手上方山上矗立着一块巨石,非常明显。
回望来时路,已是层峦叠嶂,黑色的山峰连绵起伏,白色水平的云厚厚地覆盖其上。而前上方是空旷的蓝色和黄色的山峰。

949走过一处未完工的索道终点和工地,海拔1093米的垭口处赫然横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段蜿蜒的长城向两边无限伸展,而最低处已经坍塌,大小相差不多的碎石堆在原地。左侧堆积的碎石还维持着长城的威势与形态向上而去,右侧蜿蜒向东,应该是向石峡关长城去了。
走在黄楼院长城上
之前在网上查知,此段长城学术界有观点认为修筑于北齐时期,全长23.5公里,其中三分之二有墙体遗存,三分之一为山险。因其建筑年代较早,墙体痕迹呈垄状依附在山脊上,皆为附近毛石堆砌。这一点,我们在后面将近2个小时的徒步中深有感受。经过风雪侵蚀、岁月雕琢,长城虽然多有残破,但依山势起伏连绵,散掉的石砾个个尖锐孔武,在冬季更显苍劲雄浑。
走过这段稍有些陡峭的残长城,看后面的队友们快要与这苍苍莽莽的山融为一体了。
1013,看到了第一座敌楼,外围应该是经过补葺的吧,内里砖体残断,地上是灰白相间的沙石砾。
1030,第二楼敌楼,更加残破,只有一面较为完整的轮廓,另三面坍塌半存,向右前方远远有几道白色,据说是八达岭的滑雪场。
10:40分左右,B队开始享受阳光蓝天,喝水小憩了
1047,第三座敌楼,好像是实心的,应该至少是两层
长城上有的地方神奇地留有厚厚的积雪。
1055,第四座敌楼,绕行过去,在它背面残留有拱门,二层墙体尽失,只有垛口,大家站在上面听风望远,蔚蓝天空下的剪影也很好看。
后面一段又稍有些徒,雪积留的更多了。
1140,我来到了此行的最高点位于海拔1427米的高楼。从其右侧攀上岩石间,向前方偏右一点,远远的就是长城中比较少见的圆形敌楼。手台上白鹰说我们可以去看一下圆楼,他们很快会到高楼与我们会合。
高楼——高耸入云、气势磅礴,这里是抗日战争发生地之一,累累弹痕残留至今,记述着那场英勇的战争。
下降到海拔1301米时,看到了一个说明牌,介绍了圆楼,原来,它是由方形改建而成,内部设有骑墙墩台,可四面制敌,上建层楼,可供士兵休息,储存武器粮草。陈家堡长城是北京周边唯一拥有圆形敌楼的地区。远远观之,圆楼处于稍微低凹之地,外侧底部呈圆润桶状还很完整,而上部层楼只在左右侧还有凸凹不平的残余城墙其余尽数消失在历史隧道之中了,其前方陡然向上,是昌平与怀来的分界之处。河北方向的长城感觉破损的更厉害些。
在圆楼盘恒十几分钟我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也实在是太冷了,山风硬硬的,像是细细的刀子轻轻刮着脸。
我们开始返回高楼,没有从城墙上走,而是从其侧边爬坡而上,草很高挡住了风。
在长城上行走,仰望是蓝天,左右是灰色灌木杂草的海洋,这将近1500年的时空里,是否只有风雪依旧?而那随季迁徙的游牧民族、胡琴琵琶与羌笛、曾驻守边疆的布衣铁士、他们的霹雳弓与的卢马都化入无声的寂静之中。
1225我们在高楼附近找了好几分钟的临时路餐地,一个稍微凹下去的斜斜草坡。一个豪华的小型宴会在阳光地里、在不动声色却凛冽的寒风里展开,一直持续到20分钟时,白鹰率A队与我们胜利汇师。
下半程的荆棘之旅
1255,我冻的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这时有一小部分队员也想先前行,于是白鹰简单交待了几句,我们就向黄草坡方向前进了。今天的下半段路启动了。
我们犹犹豫豫地走着,因为不太清楚是不是对,后来听说是往禾子涧村去,有了明确目标我们开始顺畅前行,尤其是走着走着发现还有副领队:乐陶陶在带路,于是我开始欣赏起周围的景色来。应该说,这一段是此行最美的一段。这是个高山草甸,修长金黄的草向着风刮去的方向倒伏,时不时有或大或小的岩石点缀其间,应该就是垒长城的那种石头。大坡缓缓向下,深蓝的天空像海洋,静澄温柔,前方左侧略呈黑暗色的山峰舒展起伏,再远处层云依附逐渐让渡给天空。我喜欢这种空旷的感觉,万物这种自由自在的样子,尤其是这枯黄 的草在阳光之下闪着锻子般的光芒,绝不输给夏天那种青绿的生机。

根据手台中白鹰的指示,我们向左侧小高架塔方向前进,上上下下随着山峦起降。一路上遇到几株这种植物,后来在网上查好像学名叫碱菀,别称竹叶菊(不知是不是),花序干枯越形态优美,像是年事书已高而依然风韵高洁优雅的女士。
1330前队已经走到一个垭口处,这里是个十字路口,需要决定前进方向,白鹰恰在此时赶到,决定向左侧下切,我的路网上这个方向还是个处女地。这是个斜斜向下满是树木的坡(估计夏天基本上看不到路),我们沿着厚厚落叶铺就的小路呈之字形下撤,透过落尽叶子的枝杈可以看见对面洒满阳光的山崖和山梁。足足下降了130米的海拔,前队走的很快已经转过前面的弯看不到了。我看了看手中提前下载的轨迹,觉得前队已经走过接着下撤的点了,于是在手台里呼唤他们往回走,一会儿在中间接应后队的白鹰也过来了,他找了几下就在路边一个很不起眼的缺口处找到下撤点,这时前队和后队人员都已陆续抵达,鹰队在这里点了名,发现阿昌和林林7没在队伍里,于是简短说了下,开始下撤。然后手台里听白鹰一直在联系阿昌和林林7,并不断确定车在哪里等候我们。


一个叫牛牛的女孩和另一个男队员走在前头,我跟在乐陶陶和一个女孩后头也在队伍前面。下山的路不明显,是一大片扎人的荆棘灌木海洋,我们处于群山的怀抱之中,像一条条小鱼在巨大无边的海藻间游动。1438左右海拔847米,依然还是下降,只不过右侧是悬崖,对面山上的积雪清晰可见,太阳耀亮了山脊,而山脊将巨大的阴影投给了山谷。而这时前方探路的牛牛传来消息:三面都是悬崖,找不到路了。我们停在原地等白鹰,研究地形,莫衷一是。大概15分钟左右,白鹰来了,他神清气闲,五、六分钟后手台中传来:路已找到,大家跟上!原来,下到800米左右再往上迂回一段就可以绕过合围的悬崖下到沟底!刚才稍有些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平复下来。大家欢欢喜喜地赶最后这段路。
缓缓归也
沟里夏天时应该有丰盈的水、植物茂盛,因为就是在这寒冬腊月里各种树枝灌木也在七横八竖地欢迎着我们这队不速之客。前面的人走的太快,也是因为我想拍些照片,很快看不到人影,后面也没有人,一度我以为走错了路,因为不断被树枝和倒下的树干挡住路,还一脚踩在了淤泥之中,然后当我走上平坦的乡间小路时,发现一只手套不翼而飞了。
这段路夏天时应该也会很舒服,一条小河此时成为淡蓝色的冰河一直相伴左右,两边白桦林和其他树木林林总总,拳头大小的碎石时不时的出现。西边的太阳已落入山间。1528,当拐出稍开阔的地段,公路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PS,我的那支手套也神奇般地回到我手上,原来是慎独捡到了,他还捡到另一个队友的遮包外套。一切都那么完美。
原来一直觉得冬天万物尽怠、颜色尽失,而这几年的徒步却让我更好地体会了什么是“春有春花秋有月,夏有夏雨冬有雪”。当繁华落尽时,本完美的品质更一览无遗。

感谢白鹰,他是个非常棒的领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25 06: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共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共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想去看看黄楼这段,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